naltrixone read who can prescribe naltrexone
naltrexone pain management nalprexon ldn for depression
">

转发“微博”、“微信”的侵权判定
来源: 研究室  发布时间: 2015年9月11日 10:30   浏览次数:5557次
 
转发“微博”、“微信”的侵权判定
                                                   黄伟源[1]卢飞燕[2]
    摘要:随着数字化时代的到来,人类对信息获知渠道及信息取得的速度有了更高的要求,微博和微信等网络平台的诞生满足了人类对信息获取的迫切需求,微博、微信也已成为人际交往的重要手段。但是,随着微博或微信公众平台著作权侵权案件的不断涌现,不得不引人深思,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的随手转发是否隐含着著作权侵权的风险?笔者拟通过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企业微博著作权案引出本文所要重点阐述的问题,并从我国著作权的概念及其客体、微博或微信的内容是否为著作权法所保护的作品、转发具有独创性的微博或微信内容是否侵犯他人著作权以及转发微博或微信内容著作权保护的例外等几个方面进行论述,并得出结论,即具有独创性的微博或微信内容是著作权法所保护的作品,其他用户在未经该作品著作权人许可的前提下,直接对该内容进行转发的行为侵犯了微博或微信内容原作者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关键词:微博、微信、转发、独创性、信息网络传播权
    一、引言
    微博(MicroBlog),即微信博客,是一个基于用户关系信息分享、传播以及获取的平台。用户可以通过WEB、WAP等各种客户端组建个人社区,以140字的文字更新信息,并实现即时分享,最早的微博是美国的TWITTER。2009年8月中国门户网站新浪推出“新浪微博”内测版,成为门户网站中第一家提供微博服务的网站,微博正式进入中文上网主流人群视野。近年来,随着数字化时代的到来,人类对信息获知渠道及信息取得的速度有了更高的需求,微博和微信的诞生满足了人类对信息获取的迫切需求,微博和微信也已成为人际交往的重要手段,人们热衷于从微博短短的140个字中分享和获取信息,企业也将微博或微信作为宣传自己产品或公司形象的重要窗口。但是,随着微博或微信公众平台侵犯著作权案件的不断涌现,不得不引人深思,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的随手转发是否隐含着著作权侵权风险?
    笔者拟通过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企业微博著作权案引出本文所要重点阐述的问题,并从我国著作权的概念及其客体、微博或微信平台发布的内容是否为著作权法所保护的作品以及转发具有独创性的微博或微信内容是否侵犯他人著作权等几个方面进行论述,希望通过本文的阐述,使读者对擅自转发微博或微信平台内容的性质有一个明确的概念。
    二、经典案例
    原告华盖创意(北京)图像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盖公司”)是Getty Images, Inc.公司在中国大陆地区的授权代表,Getty Images, Inc.授权华盖公司有权在中国大陆地区展示、销售和许可他人使用涉案图片,并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就侵犯涉案图片著作权的行为提起诉讼。
    2013年,华盖公司发现被告宁波市江东千亿圣源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千亿公司”)自2013年1月在新浪微博发布的“千芳精油之家官方微博”(网址为http://e.weibo.com/qfjyzj)中使用了Getty Images, Inc.公司拥有著作权的10张摄影作品。华盖公司认为千亿公司未经其授权,基于商业目的擅自使用这10张摄影作品的行为侵犯了华盖公司的著作权,故起诉至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要求其删除并停止使用侵权作品,并要求赔偿原告损失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涉案图片上均有“gettyimages”水印,即Getty Images, Inc.公司的署名,且标注了图片信息和版权申明,故Getty Images, Inc.公司是涉案图片的著作权人,且Getty Images, Inc.公司出具的授权书具有法律效力,本案原告华盖公司有权以自己的名义就侵犯涉案图片著作权行为提起诉讼。
    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相关规定,复制权是指以印刷、复印、拓印、录音、录像等方式将作品制作一份或多份的权利;信息网络传播权是指以有线或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本案中被告千亿公司未经许可,在其公司的新浪微博中使用了涉案摄影作品进行商业宣传,将涉案摄影作品置于公开的信息网络中,系作品提供行为,侵害了原告享有的作品复制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应承担停止侵权的法律责任。故法院判决被告千亿公司立即停止侵害原告享有的涉案摄影作品著作权的行为,并立即删除涉案微博“千芳精油之家官方微博”中的上述摄影作品,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及为制止侵权支出的合理费用15000元。[3]
    上述案例引出本文所要重点阐述的问题:何为著作权以及著作权保护的客体是什么?微博、微信的内容是否为著作权法所称的作品?转发具有独创性微博、微信内容是否侵犯他人著作权?何种情况下的转发不会侵害著作权人的著作权?因此,笔者拟从这几个问题出发对微博、微信等社交网络中发布的内容著作权侵权问题进行分析。
    三、我国著作权的概念及其客体
    要明确微博和微信等社交网络中发布的内容是否侵犯他人著作权前提首先要确定什么是“著作权”,以及著作权的保护客体是什么。
    (一)著作权概念
    著作权(copyright),又称为版权,是指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依法对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中的作品享有的专有权利。著作权是知识产权中的一类,是民事主体因创作智力成果而获得的法律确认。著作权的概念有广义和狭义之分,狭义的著作权仅指作者对因创作作品所享有的一系列专有权利;广义的著作权还包括邻接权,即表演者、录音录像制作者、广播组织者和出版者因传播作品享有的一系列专有权利。我国《著作权法》将这些权利纳入其中,称为与著作权相关的权利。[4]
    (二)著作权的客体
    著作权的客体,就是著作权法保护的对象,具体指“作品”。我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规定:“著作权法所称作品,是指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内具有独创性并能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的智力成果。”
    “作品”要成为著作权法保护的对象,必须具备以下二个条件:
    1、独创性:也称原创性,是指由作者独立构思而成的,作品不是或基本不是与他人已发表的作品相同,即不是抄袭、剽窃或者篡改他人作品。
    我国著作权法没有对独创性的标准作出规定,因此对独创性的要求是高还是低,理论上存在很大的争议,实践中也有不同的做法。笔者认为,不应对独创性提出高要求,只要具有稍许的个性、创造性,作品中仅仅体现出了作者微小的取舍、选择、安排或设计,就应被认定为具有独创性。此外,笔者认为,独创性并不要求作品必须达到较高的审美水平和艺术水平,只要是独立创作,就应受到著作权保护。举个简单的例子,幼儿随手画的一副一家三口的画作,虽画笔生硬,但因该副画是他的一种思想表现且由其独立创作而成,因此,该副画就如大师之作一样同为作品,都受著作权法保护。[5]
    2、可复制性:符合著作权法保护的作品,还要具有可复制性,即以某种有形形式复制。可复制性要求作为智力创作成功的作品可以和某种有形载体结合起来,并能够进行再现。需要注意的是,鉴于我国《著作权法》第三条第2款规定作品包含口述作品,因此,在我国口述作品亦能获得著作权保护,可见,我国《著作权法》对可复制性的要求是一种应然的要求,即作品只要能以有形形式复制即可受到著作权法保护,而不是要求必须在有形载体上进行复制再现。[6]   
    (三)著作权的产生和取得
    我国《著作权法》第二条“中国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的作品,不论是否发表,依照本法享有著作权”,我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六条“著作权自作品创作完成之日起产生”。可见,我国《著作权法》采用自动保护原则,即作品一经产生,不论整体还是部分,只要具备了作品的属性即产生著作权,既不要求登记,也不要求发表。
    四、微博或微信平台发布的内容是否为著作权法所保护的“作品”?   
    以微博为例,常见的微博主要分为文字微博、图片微博和视频微博。依据上文论述,著作权所保护的对象是“作品”,微博或微信等社交网络中发布的内容要成为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必须符合我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的规定,除了存在与文学、艺术和科学领域外,还应具有独创性、可复制性两个条件。
    (一)微博或微信平台发布的内容是否具有独创性?
    微博或微信中的作品以文字短少为特点,例如,微博字数最多不超过140字。首先需要明确的是,字数的多寡不是判断该作品是否享有著作权保护的判断标准,我国《著作权法》所保护的对象必须具有独创性。因此,微博中的内容是否能够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就得看其是否具有独创性。140字,对普通微博使用者而言,大多是流水账式记录生活和心情,如:“今天吃的好饱”、“今天下雨,慵懒的在家”、“晚上饭局,期待10年后同学相聚”、“楼下便利店还能买到进口酸奶”等等,这类对日常生活的简单表述或对心情的描述,显然达不到著作权法中对独创性的要求,自然也不受著作权法保护。
    但是,如果微博或微信平台发布的内容角度独特、内容新颖,则理所当然属于《著作权法》意义上受到保护的作品,如微型小说、微型散文、微型童话或微型诗歌等,均应受到我国《著作权法》的保护。例如在7.23动车事故中,知名评论员童大焕的一条微博[7]被转发30万次,且被《纽约时报》转载,这部分微博内容因为较明显的体现了作者个人的思想感情和观点立场,运用了高于普通用户的技巧而应当纳入作品的范畴。[8]
    因此,微博或微信平台发布的内容是否享有著作权,应当看发表的具体内容。只要微博或微信平台发布的内容具有独创性,该内容就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就应受到著作权的保护。
    (二)微博或微信平台发布的内容是否具有可复制性?
    依据上文分析,可复制性要求作为智力创作成功的作品可以和某种有形载体结合起来,并能够进行再现。显然,具有独创性的微博或微信的内容正是以互联网为载体,并可进行复制再现。
    以微博为例,微博之间的转发只需点击微博帖子下的“转发”键,即能在转发者微博主页上显示原始帖子的内容,从而实现了对原微博内容的再现。同样的,使用微信的“分享到朋友圈”功能后,原微信内容也同样在微信转发者页面显示,从而实现了对原微信内容的再现。此外,微博和微信还可通过打印、剪切、复制、粘贴等方式对原内容进行再现。因此,毫无疑问微博或微信平台发布的内容具有可复制性。
    五、转发具有独创性的微博或微信内容是否侵犯他人的著作权?
    通过上文的分析,我们可以明确的是只要微博或微信平台上发布的内容具有独创性,该内容就构成著作权法意义上的作品,就应受到著作权的保护。除非作者主动公开表示放弃著作权,若直接复制微博或微信的内容进行再次发布或直接隐去作者名称的行为很明显侵犯了原作者的著作权,因此,笔者对直接复制发布微博或微信内容或直接隐去作者名称转发的行为不在本文进行阐述,现笔者拟从以下几个方面就转发具有独创性的微博或微信内容是否侵犯他人著作权的行为进行分析。
    (一)转发行为是否属于著作权法中的“合理使用”?
    著作权的合理使用制度,是指在特定的条件下,法律允许他人自由使用享有著作权的作品而不必征得著作权人的同意,也不必向著作权人支付报酬的制度。我国对著作权的合理使用制度予以认可,《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9]采用列举的模式确认了一系列合理使用的具体行为,这些行为具有如下特点:(1)一般只针对已经发表的作品;(2)必须基于法律的明文规定,即除我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明确规定的情形外,其他使用行为均不构成合理使用;(3)不必征得著作权人许可而无偿使用他人作品。[10]
    对于微博微信内容的转发是否属于合理使用,理论界存在很大的争议。部分学者认为转发微博或微信的行为可以参照《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第(一)款“个人使用”的规定;也有部分学者认为可参照《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第(三)款规定的“时事新闻”的规定。然而,笔者认为,对微博和微信平台发布的内容进行转发的行为不属于我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合理使用”的范畴,主要分析如下:
    1、转发行为不属于“个人使用”
    依据我国《著作权法》对“个人使用”的理解,“个人使用”在目的上仅限于学习、研究或欣赏,排斥了商业性的使用。例如前文介绍的“原告华盖创意(北京)图像技术有限公司与被告宁波市江东千亿圣源贸易有限公司著作权侵权纠纷一案”中,被告使用涉案图片的目的是为了商业宣传,显然不能被认定为个人使用。
    其次,“个人使用”在使用范围上强调“个人”,因此当然排除了作品向第三方传播。然而,微博和微信内容的转发均是一种向第三方传播的行为,而非“个人”使用。以微博为例,按左下角“转发”键后,系统会提示面向公众转发还是面向好友圈转发,然而,不管面向公众还是好友圈均是一种向第三方传播的行为,因此,对微博内容的转发不属于我国著作权法“合理使用”中的“个人使用”。
    2、微博或微信平台不同于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平面与电视媒体
    我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第(三)规定“为报道时事新闻,在报纸、期刊、广播电
台、电视台等媒体中不可避免地再现或者引用已经发表的作品”属于合理使用。虽然,部分微博或微信中发布的内容与时事新闻存在共性,如最近马航失联事件在微博和微信平台引起了广大公众的关注。
    然而,笔者认为,首先,对于这部分微博或微信的内容是否符合时事新闻的实质性要件,应当综合其内容、微博的关注程度等多方面进行较为严格的考量。
    其次,从传播形式来看,微博或微信平台并不等同于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
传统媒体。我国《著作权法》当中规定的报刊、电视等传统媒体的设立往往需要经过较为复杂的程序,且在现实中对传统媒体的审查和监管也更为容易。然而,微博和微信的特点就是快速和匿名,用户往往以匿名形式发布内容,且用户注册或删除账户均很便捷,导致微博或微信网络服务提供者对于使用用户和发布内容的审查在理论上和实践中都遇到了瓶颈。因此,笔者认为,微博和微信使用用户在微博和微信平台上发布内容的行为不同于《著作权法》所规定的“媒体的报道”。[11]
    此外,对微博和微信平台内容的转发行为也不符合我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规定的其他合理使用的情形,因此,对微博和微信平台内容的转发不属于合理使用。
    (二)对微博等平台《用户注册协议》中知识产权免责条款的理解
    大部分微博等社交网络服务平台在新用户注册时,往往会要求新用户签署《用户注册协议》,只有当新用户选择“同意”一栏后才能进入注册的下一阶段。然而,绝大多数用户在注册时并不仔细查看协议的内容,类似的协议中对著作权的规定往往不利于用户对其所发布内容行使相应的权利。以新浪微博为例,新浪微博用户在注册时会被要求签署《新浪微博服务使用协议》,该协议第4.7条约定用户对其发布的内容许可给微博运营公司使用和再许可,但是,除了该条款外,并没有任何条款许可其他微博用户使用该用户发布的微博内容。那么,该协议第4.7条的约定能否成为微博运营公司对微博用户著作权侵权的免责保护伞呢?
    《新浪微博服务使用协议》第4.7条约定“对于用户通过微博服务公开发布的任何内容,用户同意微梦公司在全世界范围内具有免费的、永久性的、不可撤销的、非独家的和完全再许可的权利和许可,以使用、复制、修改、改编、出版、翻译、据以创作衍生作品、传播、表演和展示此等内容(整体或部分),和/或将此等内容编入当前已知的或以后开发的其他任何形式的作品、媒体或技术中。”[12]该规定使微博用户将其著作财产权非独家许可微梦公司使用和再许可。单就该内容来看,该协议应当属于著作权许可使用协议的范畴,依据我国《著作权法》的相关规定,著作权许可使用协议应当是有偿协议,但是,《新浪微博服务使用协议》中却没有对微梦公司取得许可使用权规定支付对价的义务。而对于该协议中许可使用权利种类、地域范围、期间及违约责任等方面,均一致对微梦公司作了绝对倾斜性保护。这种现象在现实的网络服务所提供的格式条款中十分普遍。
    笔者认为,根据我国《合同法》中对于格式条款的规定,该网站在没有提请用户注意或采用其他合理方式进行提醒的情况下,设置的合同条款限制了微博用户对其发布内容享有的著作权保护,因此,该条款应认定为无效,提供微博服务的网络公司要取得微博用户发布内容的使用权,必须重新获得该微博用户的特别授权。对于平台上的其他用户而言,其更没有获得发布作品内容用户的许可,其在平台上转发他人作品的行为毋庸置疑地属于侵权行为。
    综上,转发微博或微信平台内容的行为不属于“合理使用”,故除微博作者之外的任何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未经许可均不能非法复制、传播其作品。此外,各类微博及微信等社交网络平台中的知识产权免责条款也并非当然成为网络运营公司著作权侵权的保护伞。
    (三)转发独创性的微博和微信内容的侵权行为认定
    1、“转发”行为的性质认定
    从微博或微信的传播过程来看一般可分为三种行为:第一是将作品内容上传至网络的行为;第二是将上传于网络的作品再传播的行为;第三是使用者对微博或微信中的作品内容进行浏览、下载或使用的行为。
    “转发”含有他人作品内容的微博或微信实际上属于上述第二种传播行为,即在网络平台上对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进行再次传播的行为,是传播效应的再扩大。以新浪微博为例,点击新浪微博左下角“转发”键后,直接提供了原作品的链接地址,使第三方可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阅读和浏览。因此,“转发”其实是转发了原作品的链接,并不是复制所提供作品的内容。根据我国《著作权法》第十条:“(十二)信息网络传播权,即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可以认定“转发”是一种信息网络传播行为,因此,未经微博作者的许可擅自转发含有他人作品的微博侵犯了著作权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2、未经许可擅自“转发”侵犯了微博、微信作品著作权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依据我国《著作权法》第四十八条规定:“有下列侵权行为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同时损害公共利益的,可以由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侵权行为,没收违法所得,没收、销毁侵权复制品,并可处以罚款;情节严重的,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还可以没收主要用于制作侵权复制品的材料、工具、设备等;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一)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表演、放映、广播、汇编、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作品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未经发布微博或微信内容的著作权人许可,擅自转发其微博或微信内容均属于未经著作权人许可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作品的侵权行为。
    此外,我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规定:“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未经许可,通过信息网络提供权利人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除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外,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构成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行为。通过上传到网络服务器、设置共享文件或者利用文件分享软件等方式,将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置于信息网络中,使公众能够在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以下载、浏览或者其他方式获得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实施了前款规定的提供行为”,上述条款更明确了微博或微信的用户以及网络运营公司未经作品著作权人擅自“转发”是一种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权行为。
    从目前发生的判例来看,转发有两种类型,第一种是在同一网络平台“转发”微博或“分享”微信至朋友圈,这种类型也是目前最为普遍的转发类型;此外,因微博或微信的设计中均可将某个平台中的内容转发至不同网络平台,故该种类型的转发也越来越普及,且该种转发相比于第一种转发而言存在鉴定更难,维权更难的特点。但无论如何,这两种类型的转发均侵犯了著作权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
    六、转发微博或微信平台内容著作权保护的例外情形
    通过上文的分析可以得出,未经著作权人许可擅自转发独创性微博或微信内容涉嫌侵犯著作权人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但是,鉴于微博或微信等网络平台的分享特征,除了对不具有独创性内容的微博微信内容的转发不会构成著作权侵权外,转发微博或微信平台内容的著作权保护还存在如下例外情形:
    (一)对客观事实进行描述的微博或微信内容进行转发不受著作权法的保护
    “客观事实”指客观存在和已经发生的事实,一旦产生就不再受人们思想的影响,也不可能是具有“独创性”的作品。这里的客观事实包括科学事实、历史事实、新闻事件。因此,若转发的微博或微信内容是一种客观事实描述,则这种转发行为不会侵犯他人的著作权。
    (二)获得微博或微信内容著作权人的明示许可
    因微博和微信等网络平台具有即时更新、无限转载、自由传播和分享的特征,使用这些网络平台的用户往往希望自己的内容能够在微博或微信上得到广泛的传播。为了确保其发表的内容可以得到广泛的传播,部分平台使用用户在其发布内容的同时授权任何第三方对其发布内容的转发,在这种情况下其他用户的转发行为视为已获得该用户的许可。例如,某些微信文章后注明“如果您喜欢本文,请点击右上角按钮,即可轻松发送给朋友或分享到朋友圈”等类似说明,在这种情况下视为该微博或微信内容的发布用户许可第三方用户对其内容的使用和传播,因此,在这种情况下任何第三方对该内容的转发行为均不会被认定为对该微博或微信内容著作权人的侵权。
    七、结语
    微博或微信作为即时交互平台,具有即时更新、无限转载、自由传播和分享的特征。然而,从本文的分析可知,一旦微博或微信平台发布的内容具备了独创性的特征,该内容就成为了著作权法所保护的作品。其他用户在未经该作品著作权人许可的前提下,直接对该作品进行转发的行为侵犯了著作权人的信息网络转播权,这是毋庸置疑的。但是,因转发微博或微信内容的主体主要是个人,一方面因为微博或微信使用者匿名居多,即使侵权也很难核实侵权者的真实身份;另一方面,因为微博或微信中作品篇幅往往不是很长,通过诉讼维权成本很高,这也就是为何微博或微信作品的著作权人多数不会采取诉讼维权的原因,例如“童话大王”郑渊洁和李开复等人曾多次声讨微博侵权者,但也从未通过诉讼的方式对其著作权进行保护。
    虽然,微博或微信等传播手段促进了信息的广泛传播,代表着人类社会的进步,那么,是否意味着需要牺牲著作权人的权利呢?笔者认为,在新传播手段迅猛发展的今天更需要重视著作权人的权利,应开放式地保护微博或微信中作者的著作权,这样不仅有利于激发网络平台用户在微博或微信等网络平台进行创作的积极性,也是对言论自由、媒体开放等社会公共利益的发展。从国际发展的趋势来看,对微博或微信等互联网平台著作权的保护是信息产权化的体现,鼓励了网络微博或微信这一新兴产业对经济效益的创造和追求,这种做法也与我国《著作权法》的基本原则不谋而合。最后,鉴于我国著作权相关立法的滞后,现实中微博或微信著作权侵权事件仍有赖于互联网法制的进一步完善,笔者在此希望相关司法部门及时出台相关法律法规或司法解释,以解决科技迅猛发展给著作权扩张带来的困惑和难题。
 
参考文献:
1、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浙甬知初字第187号判决书(2013年8月7日)。
2、郑国辉主编:《著作权法学》,中国法制出版社,2012年6月底1版。
3、李扬著:《知识产权法基本原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8月第1版。
4、范庆云:《微博在著作权法上作品地位初探》,《法制与社会》,2013年24期。
5、《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主席令11届第26号,2010年4月1日起施行)。
(本文获第四届浙江律师论坛论文二等奖)


[1] 黄伟源,男,一级律师,厦门大学法学学士,浙江大学法律硕士,浙江六和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合伙人,主要擅长办理公司、专利、商标、版权等知识产权、股权并购、房地产项目等诉讼与非诉讼法律事务。
[2] 卢飞燕,女,阿姆斯特丹自由大学国际商法硕士,浙江六和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主要擅长办理公司、知识产权、涉外等诉讼与非诉讼法律事务。
[3] 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2013)浙甬知初字第187号判决书(2013年8月7日)。
[4] 郑国辉主编:《著作权法学》,中国法制出版社,2012年6月底1版,P1。
[5] 郑国辉主编:《著作权法学》,中国法制出版社,2012年6月底1版,P24。
[6] 李扬著:《知识产权法基本原理》,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10年8月第1版,P190-191。
[7] 童大焕于2011年7月24日1点33分在新浪微博发布微博:“中国啊,请你慢些走,停下飞奔的脚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灵魂,等一等你的道德,等一等你的良知!不要让列车脱轨,不要让桥梁坍塌,不要让道路成陷阱,不要让房屋成危楼。慢点走,让每一个生命都有自由和尊严,每一个人都不被“时代”抛下,每一个人都顺利平安地抵达终点!”微博链接http://weibo.com/tongdahuan。
[8] 范庆云:《微博在著作权法上作品地位初探》,《法制与社会》,2013年24期。
[9]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二十二条:“在下列情况下使用作品,可以不经著作权人许可,不向其支付报酬,但应当指明作者姓名、作品名称,并且不得侵犯著作权人依照本法享有的其他权利:(一)为个人学习、研究或者欣赏,使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二)为介绍、评论某一作品或者说明某一问题,在作品中适当引用他人已经发表的作品;(三)为报道时事新闻,在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中不可避免地再现或者引用已经发表的作品;(四)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刊登或者播放其他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已经发表的关于政治、经济、宗教问题的时事性文章,但作者声明不许刊登、播放的除外;(五)报纸、期刊、广播电台、电视台等媒体刊登或者播放在公众集会上发表的讲话,但作者声明不许刊登、播放的除外;(六)为学校课堂教学或者科学研究,翻译或者少量复制已经发表的作品,供教学或者科研人员使用,但不得出版发行;(七)国家机关为执行公务在合理范围内使用已经发表的作品;(八)图书馆、档案馆、纪念馆、博物馆、美术馆等为陈列或者保存版本的需要,复制本馆收藏的作品;(九)免费表演已经发表的作品,该表演未向公众收取费用,也未向表演者支付报酬;(十)对设置或者陈列在室外公共场所的艺术作品进行临摹、绘画、摄影、录像;(十一)将中国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已经发表的以汉语言文字创作的作品翻译成少数民族语言文字作品在国内出版发行;(十二)将已经发表的作品改成盲文出版。
    前款规定适用于对出版者、表演者、录音录像制作者、广播电台、电视台的权利的限制。”
[10] 郑国辉主编:《著作权法学》,中国法制出版社,2012年6月底1版,P92。
[11] 范庆云:《微博在著作权法上作品地位初探》,《法制与社会》,2013年24期。
[12] 《新浪微博服务使用协议》,链接地址:http://weibo.com/signup/v5/protocol
methods for abortion blog.lakerestoration.com abortion survivors stories
naltrexone structure site naltrexone for thyroid
can naltrexone get you high click naltrexone opiate
naltrexone dosage who can prescribe naltrexone naltrexone weight
naltrexone natural alternative naltrexone for pain relief low dose naltrexone insomnia
相关信息
·“一带一路”背景下企业跨境涉税法律服务创新研究 [2017/11/10]
·跨境电商运营及监管合规体系法律服务创新研究 [2017/11/10]
·房屋买卖中物权期待权制度的法律完善 [2017/11/9]
·我国上市公司反收购措施的法律分析与设计 [2017/11/9]
·企业劳动关系数据化管理中的常见法律风险防范 [2017/11/9]
·公司法人人格混同实务研究 [2017/11/9]
·破局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中承租人权益困境之探析 [2017/11/9]
·民间借贷中民刑交叉案件审理若干问题的探讨 [2017/11/9]
·浅析服务商标与服务工具的法律关系 [2015/9/11]
   
---关键词---: 无


主办:浙江六和律师事务所 Design By: E达天下  浙ICP备05016906号                 
首 页   六和印象   六和精英   六和业务   六和研讨    六和文化   六和诚聘 
地址:杭州市求是路8号公元大厦北楼20层  [
登陆入口
]  网站统计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