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upons for cialis printable click discount prescription coupons
cialis coupon 2015 coupon cialis cialis discounts coupons
flutamida alopecia go flutamida vademecum
naltrexone off label uses tymejczyk.com naltrexone and alcohol use
does vivitrol block alcohol open naltrexone and drinking
what is naltrexone hcl naltrexone weight opioid blocker injection
">

论我国户籍登记制度中的姓名变更权
来源: 研究室  发布时间: 2015年9月11日 10:30   浏览次数:4588次
 
论我国户籍登记制度中的姓名变更权
                          
郑金都[1]杨捷[2]
 
    2013年11月的一天,《都市快报》的小廖记者来电话请教,杭州余杭区仓前有一胡姓老伯单身未婚多年,后收养一子办理了收养手续并将养子的户籍登记在自己的户内,但养子的姓名不知何故未变更,养子被收养后与养父和睦相处互相照顾,现在养子结婚并生一子,养子和妻子商量后希望孙子的姓氏能随爷爷姓,表示认祖归宗及对养父的敬爱。但户籍登记机关却以爷爷的姓氏既非孩子的父姓也非孩子的母姓加以拒绝,记者替当事人咨询遇到这种纠纷应该如何解决?
    我们认为从理论上讲,当事人有二种诉讼方式可以选择,或者养子变更姓氏,因为根据《民法通则》第99条规定:公民享有姓名权,有权决定、使用和依照规定改变自己的姓名。《收养法》第24条规定:养子女可以随养父或者养母的姓。经当事人协商一致,也可以保留原姓。同时根据我国的《户口登记》条例第18条规定,18周岁以上的公民需变更姓名时,由本人向户口登记机关申请变更登记。从法律层面看,并没有针对“变更姓名”有禁止性规定,如果派出所拒绝变更,则以派出所行政不作为侵犯了养子的姓名权为由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或者养子和妻子作为监护人以派出所的行政不作为侵犯了孙子享有的姓名权为由,直接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听了我们的意见后,养子和妻子都不敢、也不愿意以民告官的方式解决,后来反馈回来的信息是,养子和妻子把小婴儿扔在派出所内以耍无赖的方式挟持派出所妥协给予了登记。
有关姓名变更的案例在全国各地也多有发生,如2004年9月,上海市民徐某向当地派出所申请在自己的户口本上添一个“曾用名”——柴岗龙清,被派出所拒绝,徐某的妻子王某认为她有权随夫姓改名柴岗英子,2004年11月,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受理王某变更姓名的行政诉讼[3]
    派出所抗辩称:根据上海市公安局《关于执行上海市户口管理暂行规定实施意见》的规定,18周岁以上的居民因户口登记差错,或重名过多而使工作、生活各方面造成不便,所起名字的谐音有损人格等特殊情况要求更改姓名的,可以更名。但王某的申请理由与规定不符,所以不予批准更改。
    一审法院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6条规定,民事活动必须遵守法律,法律没有规定,应当遵守国家政策;第99条规定,公民改变自己的姓名必须“依照规定”。故公民随意更改姓名,对稳定的社会秩序会造成不良影响,故被告对原告的改名申请未予批准的答复并无不当。一审法院驳回原告王某的诉讼请求。
    二审法院认为,人格权是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我国《宪法》第38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人格尊严不受侵犯”。公民的姓名权是人格权的组成部分,受法律保护,我国《民法通则》第99条对此有明文规定。根据我国《户口登记条例》有关规定,公民的正式姓名就是通过户口登记方式公示的姓名。公民的正式姓名应当相对固定,公民变更正式姓名应当慎重并向登记机关申请,由登记机关审查后决定。但该条例以及其他法律、法规、规章未对申请变更的条件作出更为具体的规定,在上述规定不具体的情况下,出于社会管理的需要,上海市公安局制订了《上海市户口管理暂行规定》及《关于执行上海市户口管理暂行规定的实施意见》,以统一规范本市范围内的户口登记机关办理公民姓名变更登记行为,这有利于解决一部分公民的使用姓名时遇到的实际问题,也保证了公民正式姓名的稳定性,这些规定应该被认为是必要且正当的。
    上诉人王某丈夫是日本国人“柴冈文雄”的继子,其是柴冈家唯一的儿媳、传人和继承人为由,申请将户口登记的姓名更改为“柴冈英子”,该申请明显不符合《上海市户口管理暂时规定》及《关于执行上海市户口管理暂行规定的实施意见》中关于更改姓名的规定。而且上诉人王某在其丈夫徐某未改名的情况下,即以“柴冈家儿媳”身份要求改名为“柴冈英子”,其理由本身也没有足够的说服力,不能成立。据此,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的终审裁决。[4]
    虽然姓名权为由的行政诉讼案例日渐增多,我们也经常看到听到身边的人,有人既不姓父姓也不姓母姓,但是如果自己去诉讼要求改名时,却又往往是被驳回的结果。正如上海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原副院长阮忠良在《论姓名变更权的法律保护》一文中所述:改个名字,说难也难,说易也易,因为各地的规定在列举可以更改姓名的特殊情形时,通常均加上一个“等”字,这就意味着不符合特殊情形而被派出所拒绝更名是正确的,同意更名也是正确的,因为“等”字可以包含许多不在此列举范围内的情形。尽管立法赋予了人民法院对行政行为的司法监督,但由于同意更姓名与否完全属于户口登记机关的自由裁量权,故人民法院对此类诉讼通常是以驳回原告诉讼请求予以了断。[5]
 
    一、司法实践中遇到的主要纠纷案例
    (一)第一类姓名纠纷主要是文字改革或书写习惯错误造成的
    1985年9月6日第六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二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条例》,实施身份证登记后,因1978年版第三批汉字简化字推行,各地将公民的姓以这批简化字人工方式录入身份证信息,如“潘”姓被录入成“泮”姓,“萧”姓被录入为“肖”姓,还有一些由于自己书写不规范,如把“于”姓根据习惯错写成“於”姓被误录。公民请求变更,户籍登记部门以没有法律规定可以变更为由拒绝更正。
    (二)第二类姓名纠纷大量出现在离婚案件中
    由于父亲一方不承担赡养费或其他的离异后感情纠纷,母亲一方将子女姓氏变更而产生的纠纷,这类纠纷的实质在于《婚姻法》第22 条规定:子女既可以姓父姓,也可以随母姓,当父母双方对未成年子女跟谁姓的意见不一致时,如何解决纠纷。
    《婚姻法》第22 条的规定虽然从法律上打破了男权统治中国几千年的封建格局,是中国社会文明、 进步的具体表现。但是由于没有可操作的实施细则颁布,规定过于原则,造成的是现实中无法解决的矛盾。比如这个权利的主体究竟是谁,子女出生时尚不具备为自己择姓设名的能力,子女未成年前父母双方如何行使该项权利,产生纠纷应按什么原则或规定去解决,《婚姻法》以及相关法律、法规、行政法规、地方性的部门性规范文件均未作详细的有操作性的规定。1991年11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在《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简称《若干意见》)第19条规定:父母不得因子女变更姓氏而拒付子女抚育费。父或母一方擅自将子女姓氏改为继母或继父姓氏而引起纠纷的,应责令恢复原姓氏。实际上这个解释让婚姻法第22条既可以随父姓又可以随母姓陷入无操作可能的情形,父母出现子女姓氏纠纷实践中无诉讼对口案由。如大家都非常熟悉的影视演员宋丹丹与英达离婚,在她的自传《幸福深处》中自述再婚后曾把孩子的姓改成了现任丈夫的赵姓,英如镔就这样成了赵如镔(小名巴图)。从此英达与儿子巴图陌路,直到他们离婚后的已经多年的今天,父子感情还未修复。
    而1981年8月14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变更子女姓氏问题的复函》(以下简称复函)更是对父母双方发生子女姓氏纠纷各打五十板,无实质解决争议。《若干意见》和《复函》没有解决子女姓氏发生纠纷后当事人如何通过诉讼途径解决,《复函》只是在解决抚养费给付的义务时附带规定了姓氏更改原则,而父或母一方擅自改子女姓氏后,另一方并无就姓氏纠纷单独可提起民事诉讼的解决途径,《婚姻法》规定的既可随父姓又可随母姓的纠纷目前没解决诉讼程序问题,实体的原则性规定也就成了一纸空文。所以像英达遇到的情形,司法解释虽然规定了“应责令恢复原姓氏”,但由于英达无法提起诉讼,因此也就无法改回儿子姓氏。
    此外,还包括根据《婚姻法》规定已经随母亲姓的儿子,结婚生育一子,下一代想恢复随亲爷爷的姓,但户籍登记机关还是以同样理由拒绝登记。另外随着二胎政策的放开,一户家庭多个子女是否可以姓不同姓氏的问题等等都急待立法解决。
    (三)第三类纠纷出现在收养关系中
    除了上述胡某的孙子想随爷爷姓,但户籍登记机关以“爷爷的姓既非父姓也非母姓”为由,拒绝登记户籍,其他还包括福利院的孩子如何命名,依据什么规则命名,出现姓名纠纷时如何解决。
    (四)第四类纠纷涉及的是姓名的汉字规范性使用问题
    如全国非常有名的赵C姓名权案,江西鹰潭人“赵C”在换取二代身份证时,被公安机关拒绝并要求其改名。“赵C”以侵犯姓名权为由,将鹰潭市月湖区公安分局告上法庭。一审法院认为:“姓名权属于公民人身权利,只要不违反法律、法规或规章的禁止性规定,不违反公序良俗,就可以使用。”[6]
    一审法院出现这样的判决实属无奈也别无选择,因为一审法院确实无法律依据可以判决赵C名字属于法律禁止性规定使用的情形,此外如果判决赵C必须改名,当事人拒绝改,判决如何得到执行?
    二审月湖区公安局上诉认为:“赵C”无法输入人口管理信息系统,如对后者予以更改将损害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
    虽然此案二审期间法院公安做了大量工作调解结案,当事人自愿同意改名,但是月湖区公安局以“损害国家和社会公共利益”为上诉理由值得商榷。
    此案二审期间,引起公安部的高度重视,做了批复意见,公安部认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居民身份证法》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法》规定精神,居民身份证姓名登记项目应当使用规范汉字填写,并与常住人口登记表和居民户口簿姓名登记项目保持一致。《公安部关于启用新的常住人口登记表和居民户口簿有关事项的通知》已明确要求姓名登记项目使用汉字填写。公安机关发现常住人口登记表、居民户口簿或居民身份证姓名登记项目未使用规范汉字填写的,应请本人协助更正,并免费为其办理更正后的居民户口簿、居民身份证等。
此案二审调解结案,赵C自愿同意更名,公安局愿意免费办理登记。
    (五)第五类纠纷涉及更改父母姓氏以外的纠纷
    一些成年人想根据《民法通则》的规定将自己姓氏改为既不姓父也不姓母,甚至如前述案例想随夫姓日本姓氏,也有如浙江宁波一女子为了把名字改成“学雷锋”而将宁波市公安局江北分局告上法庭的行政诉讼案[7]
    多数情况下当事人较难通过司法途径解决姓氏困惑,少数成功诉至法院的,最后也均以驳回诉讼请求结案。法院受案后,判决时也很难援引法律条文论证说理达到定分止争的效果,前例上海二审法院在驳回王某请求随夫姓的判决所做的论证:“在上述规定不具体的情况下,出于社会管理的需要,这些规定应该被认为是必要且正当的。”也为理论界诟病。这与我国现行户籍立法状况有非常大的关系。
 
    二、我国户籍立法的现状及问题
    除了我国《宪法》、《民法通则》、《婚姻法》、《收养法》等法律规定有相关的公民姓名变更条款,还有1958年1月9日由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户口登记条例》,1958年的这个条例一直沿用至今,显然已经明显不适用现实生活中出现的许多姓氏纠纷。
    此外还有1951年2月28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子女姓氏的批复》、1981年8月14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变更子女姓氏问题的复函》、1991年11月3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审理离婚案件处理子女抚养问题的若干具体意见》等司法文件,为弥补法律规范关于公民姓名变更规定的不足,公安部和各地公安机关近年来相继通过制定内部规范性文件的方式对公民姓名变更请求的具体处理作出规定,如公安部三局在1958年4月制定的《关于执行户口登记条例的初步意见》、公安部2002年5月21日对安徽省公安厅《关于变更姓名问题的请示》作出的《关于父母离婚后子女姓名变更有关问题的批复》(公治【2002】74号)
    实践中还有各省市的公安部门自行规定具有操作性的姓名变更的规范性文件,如上海市《上海市户口管理暂行规定》规定“未满18周岁的公民需要更改姓名的,必须具有特殊情况。至于何谓“特殊情况”,在《关于执行上海市户口管理暂行规定的实施意见》中,明确了这几种情况:户口登记差错、重名过多或名字谐音有损人格。《深圳市公安局姓名变更登记程序规定(试行)》(深公【人】字【2003】884号文件),明确公民可以申请改名的九种情形,包括妇女去掉夫姓、僧道人员还俗、姓名含有冷僻字的、谐音不符合公序良俗以及收养关系成立或解除需变更姓名等,同时也对不予变更登记姓名的情况进行了列举,包括具有不良信用纪录的、组织或参与邪教组织等情况。而《​浙​江​省​常​住​户​口​登​记​管​理​规​定​(​试​行​)​》(浙公通字[2008]82号)第五十二条规定:(一)因血亲关系在父姓和母姓之间变更的;(二)因收养关系变更姓氏的;(三)因父母离婚或者再婚未成年子女变更姓氏的;(四)公安机关认定确需变更姓氏的其他特殊情形。第五十三条:(一)姓名或者姓名的谐音违背公序良俗的;(二)姓名或者姓名的谐音易造成性别混淆、他人误解或者伤及本人感情的;(三)名字中含有冷僻字的;(四)公安机关认定确需变更名字的其他特殊情形。这个规定中例举了八种可以变更姓名的情形。
    从各地的户籍登记规定来看,实践中对于姓名变更从严控制,都是通过地方性的部门规范性文件以例举方式仅限于几种非常特殊的情形才可以变更姓名,这与《民法通则》第99条规定并不吻合,甚至背离。地方的部门规范性文件存在以下问题:
    (一)上述出现在地方性规范文件的限制性规定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立法。狭义上的法律是指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颁布的规范性文件,广义上的法律是指《立法法》列举的各类规范性文件,包括宪法、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部门规章等。在地方上属于《立法法》范围的法律效力层次最低的是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和较大的市的人民政府制定的规章,但目前关于姓名变更的规定很多还是以各地公安部门所作的规范性文件,这些并不具有《立法法》上的立法含义,这些对姓名变更的例举式限制,严格地说是不具有对外的效力,法院在解决纠纷时也是不能做为判决依据的。
    (二)姓名登记虽然是户口登记的项目之一,但姓名登记并不完全等同于出生年月、性别等客观事实的登记,公民的姓名与人身、财产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姓名权是一种人身权利,姓名变更不应该属于户口政策中的内容,而应作为每个公民均等享有的权利,应该由全国性的立法予以规定,不应该成为地方性各自为政的规定。
    (三)现行地方上的部门规范文件对公民姓名变更作了不同的限制,而有些限制并不合理。《民法通则》已经赋予了公民变更姓名的权利,从一般法理而言任何民事权利和自由都有一定的限度,法律在肯定权利的同时,通常还会从社会公共管理的角度对某些特殊情形下行使权利的自由进行限制,但有关姓名变更的地方性部门规定却与这一法理背道。民事基本法肯定权利的情况下,户籍管理规定没有侧重从“不予变更姓名”的特殊情形进行限制,却从设定“可以更改姓名”的范围例举,实质上是通过地方性的部门规定否定了民法通则规定公民在一般情形下享有的姓名变更权。
    (四)如何避免恶意冒名的姓名登记规则目前所有地方性文件中均未涉及。姓名最重要的功能是显示个体符号,根据公安部的一个不完全统计,全国重名最多的一个姓名竟达29万人以上。我国《民法通则》规定禁止冒用他人的姓名。因此如何区分善意的重名与恶意的冒名登记显得非常重要。
    (五)排除自己的姓名或者家中已故长者的姓名商业化使用的规则也不明确。姓名权人去世后,其继承人是否有权排除他人使用已故长者的姓名进行商业化的获利?这些问题都应该在有关姓名的立法中予以体现。
    (六)婚姻法规定子女可以随父姓,也可以随母姓,但是随母姓的子女的子女如果想恢复随爷爷姓,法律应该如何规范?
 
    三、国外姓名权立法及借鉴
    1、《德国民法典》[8]是最早承认姓名权并将其作为民法上的人格权权利加以规定的。
    《德国民法典》第12条规定,他人对权利人使用姓名的权利有争议的,或权利人的利益因他人无权使用同一姓名而受到侵害的,权利人可以请求他人除去侵害。可能会继续受到侵害的,权利人可以提起不作为之诉。另外还规定,子女出生后便取得父母的婚姻姓氏;但是如果父母的婚姻姓氏在子女满5周岁之后才确定,那么子女是否使用此婚姻姓氏取决于其是否接受,此时已经赋予子女决定姓氏的权利。限制行为能力的子女若年满14周岁,只可以自己作出声明;对此必须经其法定代理人同意。声明相对于户籍官员为之,声明必须向户籍登记机构申报其姓名,并保存在户籍档案中。从德国法对姓名权的各项规定可以看出,姓名是人格特定化的一个象征,与自然人的能力、住所具有相同的法律属性,其作用是使人们在法律交往等社会活动的过程中能够便于识别。[9]
    姓名权在德国民法中发挥着两方面的作用,一方面的功能在于对权利主体的确定;另一方面的功能在于保护权利主体的人格,后一方面将姓名权作为人格权保护的功能尤其突出。
    2、《法国民法典》[10]将“姓名”纳入“身份证书”的内容里,这部分内容是在继“民事权利”和“法国国籍”之后的“人”的第一卷里,同时在该卷中的家庭亲属法部分区分不同的情形,对姓名的决定和变更作出了详细规定,在婚姻关系、亲子关系和收养关系中均有提及;法国将姓名作为个人的身份要素规定在人法的重要位置,同时通过家庭法各部分来具体细微地反映各种有关姓氏决定和变更的情形,这也是大部分法国民法典体例的国家规定姓名宏观立法的大致方向。[11]
    《法国民法典》第57条规定,儿童的名字由其父与母选择。如户籍官员认为所选择的名字或其中一名字,单独或者同其他姓或名结合在一起,有可能违反儿童的利益,或违反姓氏应受保护的第三人的权益,户籍官员立即通知共和国检察官,由检察官提请家事法官进行处理。如法官认为所取名字与儿童的利益不相符合,或者危害第三人保护其姓氏之权益,得命令从户籍登记簿上取消该名字;相应情况下,如儿童的父母未为儿童选择符合上述所指利益的其他名字,法官得自行确定为儿童另取名三个字,并将最后一个字作为父姓。第60条规定,凡能证明有合法利益的人,均可请求改名。改名申请,应利害关系人的请法庭,或者如涉及无行为能力人,应其法定代理人的请求,向家事法官提出。名字的增加或取消,得同样决定之。如儿童年龄已满16岁,应征得本人的同意。第61条规定,凡能证明有合法利益的人,均可申请改姓。此处规定可以改姓的目的是避免其亲属的姓氏因无人继承而逐渐消失,因此请求更改的姓氏也仅限于亲属的姓氏范围。第61条第4款还规定,更名姓名的决定 ,应在当事人的身份证书的备注栏内记明,以及在相应的场合,还应在配偶与子女的身份证书的备注栏内记明。[12]
    3、《瑞士民法典》[13]第270条规定,生父母相互结婚的,子女从其父姓;生父母未相互结婚的,子女从母姓,母因过去的婚姻使用双姓的,从第一姓。
    4、《日本民法典》[14]子女的名字必须使用通用易认的字。
    5、《俄罗斯联邦民法典》[15]第19条规定,公民有权依照法定程序更改自己的姓名。已更改姓名的公民,有权要求在按其原姓名办理的文件中作相应的变更,费用自负。公民在出生时获得的姓名以及姓名的变更,均应按户籍登记办法进行登记。
    6、我国台湾地区民法典第1059条规定,子女从父姓,但母无兄弟,约定其子女从母姓者,从其约定。赘夫之子女从母姓,但约定其子女从父姓者,从其约定。
    纵观各国立法规定可以看出,国外姓名权立法重点在:
    第一、保护姓名权上的精神利益。德国法、法国法都将姓名权作为人格权加以保护。
    第二、承认和保护姓名权上的财产利益。
    第三、很好地协调姓名权行使过程中的各种冲突。明确规定了父母在决定子女姓氏发生冲突如何解决。
    研究各国的姓名权变更立法模式,我们可以从中吸取精华予以借鉴,建立和完善我国具有中国特色的姓名权保护制度。
 
    四、完善我国姓名权变更的立法建议
    随着公民法律意识的健全、社会创新管理在硬件技术上、思想观念上的进步,各省市对公民姓名变更权的不当限制,以及法院判决书论述说理部分的合法性都不断受到质疑。如何“在私法上对姓名变更权予以肯定”和“在进行公共管理过程中需要的稳定及便利”之间进行平衡?
    (一)在全国范围内统一立法,明确在行使姓名变更权的法律限制。
    姓名权作为一项独立而重要的民事权利,不应该只属于户口登记中的项目,程序上应该归入民事诉讼案由,在发生姓名变更纠纷时,由公民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由民事审判庭法官确认姓名,或者判断、决定随谁姓、是否可更名。
    从民事诉讼途径解决姓名变更纠纷,一方面符合我国的国情,另一方面姓名权应该是公民享有的平等的民事权利,属于我国民法调整的范围。
    (二)立法原则应该适用“改名从宽,随姓从严”原则。
    名的变更与姓的变更不同,姓氏是人类社会的渊源,姓氏是一个人的宗族血缘关系的标志和符号,表达的是中国特色的家族传承和中国传统传宗接代文化,构成社会秩序与伦理道德的一部分。而名字仅仅只是一个符号,在不防碍他人的情况下不应过度限制个人变更名字,只是从公安户籍管理角度,维护社会稳定秩序出发,保护交易安全、防止欺诈等方面进行一些合理的控制。但这些合理的控制应该从立法上统一为:明确姓名的用字,不应使用外文字母、词组或者阿拉伯数字。原则上辞源、辞海和现版新华字典中所列有的文字均应可作为名字用字。姓氏是否可以超越百家姓范围自行创设,法律应有明确规定。所随姓氏范围除了可以是自己的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外,公民在创设姓氏时应该有所限制。姓名的字数也应该明确不超过四字。
随姓氏虽然从严,但一些特殊情况也应该予以变更,如(1)姓氏登记入册时发生错误;(2)姓氏的取用带有不合时宜的政治色彩、种族歧视、民族偏见、人身攻击、有损自己的人格等情况(如卞姓、刁姓);(3)因社会公共利益或国家安全,如特工人员的姓氏变更,或者国家重要领导人的子女人身安全考虑;等等。
    (三)应该遵循“稳定使用,慎重更名原则”
    在变更姓名的事由上,除了全国各地已经在部门规范性文件中列举的,还应在立法中考虑以下几类情形:
    1、对整个民族影响巨大的公众人物的姓名,自己或者家人是否可以申请排除性的登记保护,他人不得变更、或者登记为与该公众人物同一姓名、或者注册商标和字号。
    2、未满16周岁的子女变更姓名,应该与家庭成员的权利义务相结合,公民的姓名不只是公民个体身份的符号,不只是事关一个家庭内部事务和个人的喜好与感情,还涉及到社会的诸多因素。《婚姻法》既然规定了子女既可以随父姓,又可以随母姓,就应该明确可以不随父姓的情形,应该从立法层面明确公民的监护人在什么情形下可为被监护的子女提出相应的变更申请。法律只规定在协商一致的情况下随父姓或者随母姓,但没有解决不能协商一致时,或者离婚后根本无协商的可能时如何解决纠纷。
    比如:(1)随姓的一方对子女有严重遗弃或其它犯罪行为,严重地难以修复地伤害了子女的感情;(2)随姓的一方有严重的犯罪或其它不道德行为,因随姓而给子女的名声及尊严带来难以忍受的社会影响;
    综上所述,姓名变更权是我国公民的基本民事权利,且已由《民法通则》立法确认。为了保障公民正确合理有效地行使这项权利,规范公民变更姓名,应该考虑制定全国统一立法,完善我国的姓名权法律制度,在现行立法状况下,行政机关不应该对已经确立的民事权利公然设置障碍,正如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布莱克门在“韦伯斯特案”的判词中写道:“如果一项权利自始无法行使,甚至被政府公然设置障碍,就根本无权利可言”。
(本论文曾获第四届浙江律师论坛论文二等奖)
 


[1] 郑金都:男,中国政法大学法学硕士,美国密苏里大学法学院访问学者,浙江六和律师事务所主任、合伙人、专职律师。主要从事公司、金融保险、涉外等非诉讼法律业务,
[2] 杨 捷:女,杭州大学学士,浙江律师律师事务所专职律师,主要擅长办理婚姻家庭业务。
[3]胡建淼:《行政法学》,法律出版社2000年第3版,第19页。
[4]刘练军:《姓名权保护的度在哪里》,载《法治论丛》20113月第26卷第2期,第77页。
[5]阮忠良、丁晓华:《论姓名变更权的法律保护》,载《法治论丛》20051月第20卷第1期,第47页。
[6]江西省鹰潭市月湖区人民法院(2008)月航初字第001号判决书。
[8]龙显铭:《私法上人格权之保护》,中华书局出版1948年版,第54页。
[9]  曹险峰:《人格、人格权与中国民法典》科学出版社2009年版,第101页。
[10]罗结珍译:《法国民法典》,中国法制出版社1999年版,第2175页。
[11]孙建江:《自然人法律制度研究》,厦门大学出版社,2006年版,第47页。
[12]杨立新:《中国人格权法立法报告》,知识产权出版社2005年版,第36页。
[13]殷生根、王燕译:《瑞士民法典》,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9年版,第43—87页。
[14]王书江译:《日本民法典》,中国法制出版社2000年版,第15—47页。
[15]黄道秀、李永军、鄂一美译:《俄罗斯联邦民法典》,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99年版,第33—65页。
free cell phone call history t mobile call history phone logs
walgreens coupons prints walgreens photo deals in store walgreens coupons
vardenafil 10mg diflucan 150mg amoxicillin
viagra coupon card factus.dk coupons for prescription drugs
cialis coupon 2015 blog.suntekusa.com cialis discounts coupons
losartan open losartankalium
naltrexone pharmacy naltrexone headache naltrexone side effects depression
相关信息
·“一带一路”背景下企业跨境涉税法律服务创新研究 [2017/11/10]
·跨境电商运营及监管合规体系法律服务创新研究 [2017/11/10]
·房屋买卖中物权期待权制度的法律完善 [2017/11/9]
·我国上市公司反收购措施的法律分析与设计 [2017/11/9]
·企业劳动关系数据化管理中的常见法律风险防范 [2017/11/9]
·公司法人人格混同实务研究 [2017/11/9]
·破局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中承租人权益困境之探析 [2017/11/9]
·民间借贷中民刑交叉案件审理若干问题的探讨 [2017/11/9]
·浅析服务商标与服务工具的法律关系 [2015/9/11]
   
---关键词---: 无


主办:浙江六和律师事务所 Design By: E达天下  浙ICP备05016906号                 
首 页   六和印象   六和精英   六和业务   六和研讨    六和文化   六和诚聘 
地址:杭州市求是路8号公元大厦北楼20层  [
登陆入口
]  网站统计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18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