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ug coupons softballspa.com discount coupons for prescriptions
naltrexone pharmacy naltrexone headache naltrexone side effects depression
naltrexone pellet charamin.jp ldn and ulcerative colitis
naltrexone used for read naltrexone alternatives
">

论商标描述性合理使用
来源: 研究室  发布时间: 2011年11月3日 10:33   浏览次数:3315次

论商标描述性合理使用

 

                                 徐子越[1]

 

摘要:在著作权法中,“合理使用”是一个众所周知的概念。在商品经济迅速发展的今天,商标权日益扩大,合理使用制度开始应用于商标法的领域。近年来,合理使用制度成为了各国商标权限制的核心内容之一。但是,在我国商标法体系中,无论理论还是立法实践均未形成较为完善的体系,仅在我国《商标法实施条例》中对描述性商标标识的正当使用作出了规定。本论文以商标商业性合理使用为研究背景,重点剖析商标描述性合理使用与商标的“第二含义”,结合国内外案例,理论联系实际,进行分析和思考,提出一些不成熟的构想。

 

关键词:商标、描述性合理使用、“第二含义”

 

 

引言

 

商标作为生产者或者销售者向消费者传递商品或服务的一种信息,其本身就是财产,具有独立的价值。随着商品经济的发展,商标尤其是驰名商标其功能开始演变,除了具有指示、区别商品或服务来源,保障商品质量的功能之外,其他的功能和价值不断凸现,从识别到表彰,商标背后所隐藏的无形财产已经与商标权人的利益息息相关。商标的价值完全来自它所标记的商品或服务,是由商品或服务质量建立起来的商誉注入而产生。[2]可见,商标已经成为体现生产者或者销售者商誉的重要载体。美国商标法权威麦卡锡教授认为“商誉与其商标标识须臾不可分离,就像连体婴一样,一旦分开两者都会死亡”。[3]在实践中,商标权人往往将自己的商标专用权视为一种绝对的私权而排斥他人合理正当地使用,阻碍公众对公有领域的事物进行正当使用。

 

商标法既要保护商标权人的商标专用权,又要维护其他人的合法利益和社会公众的利益。在商标法中规定合理使用制度,当不存在其他不正当竞争的情况且使用人不具有主观恶意,只要能够避免混淆或者混淆的可能,就应该允许非权利人对商标的正当使用。

 

一、商标的分类及使用

 

商标作为区分商品或服务来源的符号,其显著性对商标权的保护尤为重要。“任何标记或者标记的组合,只要能够将一个企业的商品和服务区别于其他企业,即可以构成商标”。商标的显著性是商标保护的灵魂,其强度不仅直接决定商标是否可以注册,而且还决定商标权利范围大小。[4]

 

美国的学者和司法实践把商标分为臆造商标(Coined Mark)、任意商标(Arbitrary Mark)、暗示商标(Suggestive Mark)和描述性商标(Descriptive Mark)。A "fanciful" mark is a uniquely created word or symbol (eg, "Kodak," "Xerox"). An "arbitrary" mark is the use of a word or symbol the ordinary connotation of which has no natural connection to the product (eg, "Apple" Computers, "Penguin" books).一个“臆造”商标是一种独特的创造文字或符号(例如,“柯达”,“富士施乐”)。 该类商标与其标示对象不存在任何联系,其他经营者除非出于恶意不会使用,唯一性和独特性使其成为商标垄断权的理想标记。[5]一个“任意”商标使用的文字或符号的一般内涵和产品没有天然的联系(例如,“Apple”牌电脑,“企鹅”的书籍)。A "suggestive" mark requires the use of imagination to connect the word or phrase with the product (eg, "L'eggs" hosiery).一个“暗示”商标需要使用想象力来把字词或短语与产品联系起来(例如,L'eggs蛋袜)。A "descriptive" mark simply describes the product or its characteristics (eg, "Rich 'N Chip" cookies). Finally, a "generic" mark is a word or phrase that is commonly used to describe an entire category or genus of products or services (eg, "Crab House," cola).一个“描述”商标只是描述了产品或其特征。最后,“通用”商标是一个词或短语通常用来描述整个一类或属的产品或服务(例如,“螃蟹之家”,“可口可乐”)。 臆造商标、任意商标、暗示商标的显著性,臆造商标显著性的程度最高,而描述性商标的显著性,通常都是需要经过长期使用,在使用中具有商标的“第二含义”,从而获得显著性。

 

“使用”对商标来说具有重要的意义:没有显著性的描述性商标经过使用,获得了显著性,可以成为注册商标;而注册商标在使用中发挥商标指示商品来源和区别不同经营者之信息真实性的作用,从而防止消费者被混淆、误导或者欺诈。商标法上的“使用”具有特殊的意义。

 

“商标使用”的定义在《巴黎公约》和Trips协议中均没有涉及。但是“商标使用“的表述在大多数国家或者地区的商标法中都有所体现。例如美国《兰哈姆法》第45[6],商标“使用”必须是在商业上使用商标,或者与销售,分销或广告的商品或服务有联系。《日本商标法》第2条第3项,把商标使用分成了三种类型:(一)在商品或者商品的包装上附加标记的行为;(二)将附加标识的商品或商品的包装,售让或交付或为售让或交付而展示或输入的行为;(三)有关商品之广告、价目表或交易文书上附加商标而展示或广告的行为。[7]我国台湾地区《商标法》第6条也明确,“商标使用”系指将商标用于商品或其包装或容器、电视、新闻纸类广告或参与展览会展示,行销台湾地区市场或者外销。《欧共体商标条例》第9[8]规定了商标所赋予的权利,从中可以总结出商标使用的几种典型方式:1.在商品或其包装上缀付;2.提供带有该标志的商品,将其投入市场或为此目的的持有或用该标志提供服务;3.进口或出口带有该标志的商品;4.在商业文书或广告上使用。《英国商标法》第10条(4[9]通过四个方面,对商标使用进行了定义。

 

我国《商标法》并没有明确规定商标使用的定义,《商标法实施条例》第3条规定,“商标法和本条例所称商标的使用,包括将商标用于商品、商品包装或者容器以及商品交易文书上,或者将商标用于广告宣传、展览以及其他商业活动中。”司法实践中,对商标使用的方式进行了扩张解释《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中明确指出在商业活动中,使用商标标识标明商品的来源,使相关公众能够区分提供商品的不同市场主体的方式,均为商标的使用方式。除《商标法实施条例》第3条列举的商标使用方式外,在音像、电子媒体、网络等平面或立体媒介上使用商标标识,使相关公众对商标、商标所标示的商品及商品提供者有所认识的,都是商标的使用。此外,对于服务商标的使用方式,亦做了列举[10]

 

可以看出,商标使用一般都是在商业活动中,各国的规定大都有“商业性销售”、“交易”、“商业活动”等字眼。商标使用应该首先结合商标本质的区分功能进行界定。商标的显著性是商标保护的理论基础,侵害商标权实际上就是对商标区分和识别功能的侵害。侵害商标权的行为显然也就是属于商标使用的行为。“商标使用”通常可以理解为文字或符号紧密结合货物或服务的出售方式,用这种方式使消费者和这些货物或服务联系起来。即商标使用其实就是符号或者标记用于商业活动中并起到区分和识别商品来源的作用。如果符号使用于商业活动中,但该符号没有起到商标的作用,则属于符号使用,而非商标使用。[11]也就是说,即使行为人使用了与商标完全相同的文字、符号或者图案,如果不能起到区分或识别商品、服务来源的作用,那就是属于非商标意义上的使用,则不构成商标侵权。

 

二、商标描述性合理使用

 

(一)商标合理使用概述

 

任何权利都是有限制的,商标权也不例外。商标权作为一项知识产权,其专有性无非是在一个公有领域中划出一块属于私人的领地,不允许他人擅自闯入。那么,这就必须然有一个此疆彼界,有一条界线。界线之外,属于公共花园,公众可以自由嬉戏;界线之内属于私家花园,仅供主人游乐,他人欲入此地,则得经权利人允许并接受权利人的进入条件。同样,权利人也不得滥用权利,肆意干涉他人在公共领域内善意合理地活动。正如美国法官Holmes所云:“商标权只是用于阻止他人将其商品当作权利人的商品出售,如果商标使用时只是为告知真相而并不是要欺骗公众,我们看不出为何要加以禁止。商标不是禁忌。”[12]规定商标合理使用制度是为了维护公共利益,防止商标权人滥用权利。

 

“合理使用”最早出现在版权法的领域,它是指在特定的条件下,法律允许他人自由使用知识产权人的权利标的,而不必征得权利人的许可,也不必支付任何对价。[13]随着商品经济发展,商标权日益扩大,合理使用制度开始应用于商标法的领域。许多国家以及国际条约都规定了商标合理使用制度。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一些涉及商标的地区或国际性公约对商标权合理使用给予了肯定。Trips协议第17条对商标专用权的限制问题作了一个原则性的规定:“如说明性词汇的合理使用之类,只要这种例外顾及了商标所有人及第三人的合法利益”。

 

根据世界各国(地区)的商标立法以及学术界的观点,商标商业性合理使用主要有两种:法定的合理使用或者称为传统的合理使用(Classic Fair Use),我国学者将此称为描述性合理使用或叙述性合理使用(Descriptive Fair Use)。还有一种合理使用则是指示性合理使用,也有人称之为提及的合理使用(Nominative Fair Use)。美国作为商标合理使用制度最为发达的国家,除了《兰哈姆法》第33b4项对描述性合理使用作了详细的立法规定外,法官通过判例的形式又增设了三个属于合理使用的情形,在使用他人的商标时可能被视为非侵权。这三类合理使用主要是:(1)指示性的合理使用;(2)比较广告的合理使用;及(3)模仿的合理使用[14] 本文主要对商标描述性合理使用进行剖析和论述。

 

(二)商标“第二含义”

 

商标是能够将一个企业的商品或服务与其他企业的商品或服务区别开来的标记。每一个商标都有代表着他们所售出货物或提供服务的来源,它在消费者头脑中形成了独特的产品或服务的来源,这也是商标显著性的表现。

 

一个识别标志能够受到保护,必须具有显著性,要么,它本身就具有固有显著性;要么,它通过使用具有“第二含义”,获得显著性。如果一个特定符号或文字不是固有的独特的具有显著性,那么,只有在证明它已成为独特的具有显著性后,才能得到注册或保护。这种获得显著性被称为商标的“第二含义”。臆造的文字、图形或其组合具有固有的显著性,因而注册后,对其保护力度也较强;经使用而获得显著性的商标,虽可予以注册,但因组成商标的文字、图形或其组合来自公用领域,仅因在“第二含义”上长期使用才使其具备区别商品或服务的来源的作用,故,与显著性较强的臆造商标相比,保护力度当然也就逊色多了。根据上述特点,有学者将因使用臆造文字、图形而获得显著性并予注册的商标,称为强商标;将直接采用公用领域的文字、图形,经使用而获得显著性得以注册的商标,称为弱商标。[15]非固有显著性的标志必须是有相当的强度或具有“第二含义”才能有资格注册成为商标或作为商标保护。因此,显著性强弱度和“第二含义”商标之间有紧密联系。不具有显著性的符号、识别标志,想要获得优先的所有权就要看该符号、识别标志在何时、何地建立了何种的“第二含义”。

 

商标“第二含义”始创于英国,后在美国商标保护的立法实践中广泛运用。美国商标法上商标“第二含义”是指“一个地名或一个说明性词汇,在某企业生产的商品上作为商标使用一段时问后,产生了除其原义以外的新含义,用户看到这个词,就会自然地把它和某商品联系起来,于是它作为商标就具有了识别性”。[16]可以看出,“第二含义”的获得是当这些叙述性的文字、词汇、名称或者图形已经褪去或者失去了其本来的含义,而在公众、消费者心目中已经把叙述性词汇、图形与商品的特定来源相联系,与商品的特定生产者,经销者相联系,甚至完全淡忘叙述性标志的原来含义。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第二含义”的构成要素是消费者头脑中对于所谓的商标和产品来源之间的一种精神联想。从消费心理学的角度看,“第二含义”和“获得显著性”实际上是同一回事情。[17]

 

因此,“第二含义”商标是指直接表达商品的名称、图形、质量、原料、功能、产地等特点的叙述性文字、图形或其组合,经过长期使用后,产生了原叙述性含义以外的新的含义,从而逐渐演变成了具有指示商品特定来源功能的一种特殊商标。[18]用最简单的话概括就是一些原本没有显著性的文字、词汇或者图形及其组合,在经过长期使用之后获得了显著性,并且在购买者或消费者心目中建立起了与该特定生产者、销售者之间的联系,具有了识别、区分商品来源之功能。

 

可以看出,与普通商标相比,“第二含义”商标具有以下的特征:(1)组成商标的文字、图形本来是缺乏显著特征的说明性文字、词汇、图形或者符号;(2)描述性标志由某经营者长期独占使用;此时的独占使用只是一种事实上的独占使用,并不是法律授权许可的,还未受到法律保护。如果某一叙述性标志或符号一开始就由众多同类经营者共同使用,消费者是不可能把它与特定的经营者相联系,起不到指示商品来源的作用,也就不可能产生“第二含义”;(3)描述性标志经过长期使用后与特定的生产者联系在了一起,成为指示商品或者服务的来源。

 

由于描述性标志识别产品的特性或品质,可以广泛适用很多产品和服务,因此,只有当它们获得了已经建立的第二含义,使得消费者把这个词汇或者短语、符号与特定的制造商或服务供应商联系起来。一个商标取得了“第二含义”,但它原来的含义并没有消失,仍然可以被一切善意的人使用。普通词汇尤其是描述性词汇是一种公有财产,既不能在这些词汇可以起到区别作用的时候拒绝给予保护,也不能因为保护就不准他人在商品上描述商品的功能、用途、质量、数量等特点。[19]一个商标权利人既然选择了一个公有领域的文字、词汇、符号或者图形作为商标,那么当该商标被他人使用时,商标权人并不能因为把这些公有领域内的词汇或者图形注册成自己的商标,而为其专门所有从而阻隔这些标记在其本来含义范围内善意、正常地使用。

 

我国《商标法》对商标的“第二含义”给予了肯定的态度,“对于表示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仅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的标志,经过使用取得显著性特征,并便于识别的,可以作为商标注册。”[20]但是,根据《商标法实施条例》第49条,这种第二含义的商标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这些标志

 

(三)描述性合理使用在美国的理论与实践

 

美国《兰哈姆法》第33b4项对商标描述性合理使用作了详尽的立法规定,对商标侵权提出抗辩主要存在下列情形:并非作为商标,使用名称、短语或图案……或者一个短语、图案的描述是对该当事人的商品或服务正当地、诚实地使用,描述仅仅是描述商品或服务或其地理起源。[21]描述性合理使用只能适用于显著性不强的描述性的文字、词汇或者图形符号。商品名称的描述由姓名、地理位置及其他字词或一些诸如颜色,方形、条纹,或其他常见形状的符号组成。众多的竞争对手在他们自己的营销活动中可能会合法地使用这些字词、符号。企业就是通过这样的一个字或符号作为商标或名称,因此,它无权要求绝对地排除他人使用。正如美国一位法官说,英文字母、词汇、阿拉伯数字对于一个人而言,是其在表达思想、感情和真理。空气、阳光和水对他而言,是其通过身体正在享受的事物,这些都不能被他所带走。它们是人类的共同财产,具有利益共享性质,所有人都可以平等地分享,任何人都可以享用这些资源,而不能由任何一方获得专属权。[22]然而,尽管普通法允许所有竞争对手使用描述性短语、字词或符号的普通含义,但并不允许他们以欺诈的目的使用这些文字或符号。

 

描述性合理使用的目的是允许第三方准确地描述他们自己的商品或服务。任何人都可以在它本来描述意义上免费使用短语,只要这种使用不会导致消费者混淆商品或服务的来源。从总体上看,描述性合理使用是为了阻止商标所有权人垄断或私占一个描述词汇、短语或者符号。Zatarains, Inc. v. Oak Grove Smokehouse, Inc[23]这种合理使用抗辩的典型案例。原告注册了一个“FISH-FRI”的商标,该商标用于面糊油炸鱼为目的玉米粉上。美国上诉法院第五巡回审判庭发现,虽然该商标是描述性的,但它已获得了必要的第二含义。然而,被告使用的“Fish Fry”在《兰哈姆法》法令下被认为是合理使用。法院指出,他们的抗辩仅适用于涉及描述性用语,并且只是该短语在描述性意义上的使用,而不是其商标意义的使用。[24]第五巡回审判庭强调被告的诚意,因为他没有使用这个词的商标意识,并从未试图要将其登记为商标。特别重要的是,法院认为,被告以这样一种方式自觉地包装他们的货物,任何潜在的混淆减少到了最低限度。指出这些产品商业包装的差异促使地方法院意识到消费者在超市的货架上选购产品时几乎是不可能发生混淆的。[25]

 

笼统地说,如果商标是由商标所有人设计,并且仅作为商标存在,没有独立的描述性意义,那么它就不能构成描述性合理使用的抗辩理由。Horphag Research Ltd. v. Pellegrini 一案中,美国上诉法院第九巡回审判庭的判决中指出,被告并无资格以描述性合理使用作为其在元标签中使用“Pycnogenol”标志的抗辩理由,因为争论的这个词语除了是原告的商标外,没有其他的含义。[26]描述性合理使用的抗辩仅适用于被告描述性地使用该短语。Brother Records, Inc. v. Jardine[27]一案中,美国上诉法院第九巡回审判庭指出描述性合理使用并不保护被告人,因为他没有使用“海滩男孩”在字典中“经常在沙滩边嬉戏的男孩”的意思,而指的是短语的第二含义,诸如表示将美妙的感觉制录下来的乐队。因此,被告的行为明显不是在第一含义上使用该短语,而是在第二含义上使用,因此描述性合理使用不能成立。

 

显然,上述判决中并没有要求被告证明其使用商标的行为没有造成混淆或混淆可能性。20048月,美国最高法院裁定发现混淆的可能性并不能切断描述性合理的抗辩,混淆可能性的证明责任应当由原告方承担,而不是被告在合理使用抗辩中否定这种混淆的可能性。[28]

 

KP Permanent Make-Up, Inc. v. Lasting Impression I, Inc[29]中,原告(Lasting Impression, Inc)公司和被告(KP Permanent Make-Up Inc)都是化妆行业的竞争者,两公司都生产并销售各自的色素产品。原告拥有联邦注册商标“micro color”,在其色素产品上使用。而被告将“micro color”使用在了广告宣传单和色素瓶上。原告起诉,指控被告侵犯其商标。被告则认为,其使用“micro color”词汇是一种描述性合理使用,并没有侵犯原告的商标专用权。地方法院判决认定被告的行为构成描述性合理使用的抗辩。法院根据其持有的调查结果:(一)原告承认,被告使用了“micro color”只是为了说明其商品,而不是一个商标,以及(二)被告的做法是公平、善意的。在作出决定时,地方法院没有审查是否被告使用“micro color”造成了混淆或者可能会造成混淆。

 

但是,美国第九巡回法院扭转了这一判决,发现地方法院判决有错误,在考虑描述性合理使用抗辩的同时没有考虑到在同一类商品上,被告使用了作为原告“micro color”商标的标记,是否会混淆消费者。因此裁定被告商标侵权成立。很明显,第九巡回法院采取的立场是如果使用短语、词汇,有可能引起消费者混淆的话,那么这种使用就不能被认定为描述性的合理使用。被告不服上诉法院之裁决,上诉到最高法院。

 

最高法院根据以往的判例“Shakespeare Co. v. Silstar Corp. of Am案”[30]的裁判看出即使存在混淆的可能性,合理使用的抗辩也能成功。故,最高法院最后撤销了第九巡回法院的裁定,并且审查了《兰哈姆法》法条的措辞结构,为使用商标可能侵犯商标权的行为创立一个法定的理由。接着,按照《兰哈姆法》第1115节(b(4)条款规定的允许第三人善意、合理、描述性地使用他人的名称、短语、图案来描述自己的产品或服务,法院审查《兰哈姆法》的整体结构和措辞,该节要求原告证明被告的行为有可能引起消费者对商品、货物或服务来源的混淆,而并没有要求被告对否定这种混淆可能性进行举证。法院指出,“只有当原告已经取得有可能混淆的证据,被告才有义务作出否定混淆存在的证明。”[31]

 

除了美国对商标描述性合理使用有规定外,其他各国(地区)也有不同程度的规定和研究。《欧共体商标条例》第12条第1款前两项规定了共同体商标所有人无权制止第三方在贸易中使用的情形[32];《法国知识产权法典》第7卷中L.713-6条规定了商标注册并不妨碍使用与其相同和近似的标记的情形[33]。但是,如果造成了混淆或者误导,损害了商标权人的正当利益的,不得援用合理使用制度作为商标侵权的抗辩;日本《商标法》第26[34]规定了商标权的效力不涉及的范围;德国《商标法》第23条第12[35]规定了描述性合理使用的构成要件。这种规定与我国香港地区的规定相似。我国台湾地区《商标法》[36]也基本采纳了美国的规定模式。

 

各国在描述性合理使用的规定方面还是比较一致的,都要求使用人主观状态是善意使用或者说使用应该符合诚实的惯例。不同的区别主要体现在对描述性合理使用的对象,行为人的使用是否作为商标意义的使用上以及行为人使用商标的行为是否引起成或者可能引起消费者的混淆。

 

三、商标描述性合理使用之判断标准

 

根据《兰哈姆法》以及其他各国地区关于商标立法的规定与实践,描述性合理使用的发生是当使用人使用商标权人描述性的商标去描述自己的商品、货物或服务。对于描述性商标,商标权人不再拥有绝对的、排他的权利。他人可以在非商标意义上,善意地使用该标记原来的含义以描述自己的商品或服务,即使该使用在某种程度上造成消费者的混淆。如果使用的是具有显著性的任意商标或臆造商标或暗示商标,那么,在描述性合理使用中提出抗辩的机会很小,因为描述性合理使用作为抗辩仅适用在描述性意义上使用商标且主要适用于描述性的商标。

 

描述性合理使用的抗辩,被告只需要证明短语的使用是描述性地使用,而不是作为一个商标使用,即使还有其他同样简洁的描述性短语可用。此种使用,仍然不构成侵权。

 

描述性合理使用保留了其他公司描述性地使用他人商标的能力,也可以保护一些后发展的市场。构成描述性合理使用的条件,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在描述性合理使用的情况下应该区分使用是属于本来意义上的使用还是“第二含义”上的使用。许多商标都是由描述性词汇构成的,因此,对于获得“第二含义”而被注册为商标的描述性词汇,并不能因为商标权人将其注册为商标,就使其完全退出公有领域,只得为商标权人专有使用。因此,商标权人不能制止他人在本来意义上的使用或者使用他人的名称、短语、图案来描述自己的产品或服务。

 

其次,这种使用并非是作为商标使用。这是一种商业上通常使用的方法,在主观上无作为商标使用的意图,其目的仅为了说明自己的商品、货物或服务,客观上一般公众也不认为其是商标。此种使用不会使公众对商品或服务的来源产生混淆。第三人所使用的文字、图形并非在于表彰商品的来源,而仅仅是描述自己的商品、货物或服务。

 

第三,使用主观上必须是善意的。即使用人不存在不正当竞争或诋毁对方商誉的意图。判断他人使用行为是否出于善意,应当综合考虑使用意图、使用行为发生的时间、使用方式以及使用的客观效果。[37]这里,便涉及到合理使用是否是“突出”使用的问题了。

 

突出使用的方式一般是将商标用于商品外包装的显著位置,或者突显他人商标的字体、大小、颜色等进行使用。一般情况下,标识不应该标记在显著位置突出使用。美国法上,自Zatarains一案中,法院根据被告在其包装上以何种方式、程度使用“Fish Fry”作出的决定,合理使用的主张还应当看被告是否使用了过于突出的标志在产品上或在其广告业务。在Sands, Taylor & Wood Co. v. Quaker Oats Co.一案中,第七巡回法院法官认为,尽管Quaker Oats使用“thirst aid”是描述性的,但是Quaker Oats使用“thirst aid”作为引人注目的符号,比“GATORADE”的商标更加显著地突出使用。[38]将他人的商标作为自己“描述性”的说明标识置于最明显醒目之处,而将自己的商标置于不明显处,这种刻意设计的方法,很难说明使用的目的是善意正当的,因此,这种使用应受商标专用权的效力之约束,不能援引合理使用作为抗辩理由。但是,突出使用也不一定切断合理使用的抗辩。Wonder Labs, Inc. v. Proctor & Gamble Co.案中,法院认为,即使长期被突出显示在被告的广告,如果起到的作用仅仅是吸引眼球,并没有把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让人们误以为是产品的来源的这种情况也能构成合理使用。[39]

 

第四,“使用”行为不应引起消费者对商品或服务来源的认识存在混淆或存在混淆的可能性。商标混淆理论在商标法中最基础最本质的理论,对于认定商标侵权有着决定性的作用。商标侵权主要看两个方面,首先,使用一方是否具有商标权,其次,使用方的使用行为是否已经造成消费者对该货物或服务混淆或者存在混淆的可能性。防止混淆,既是对商标权人的保护,也是对消费者的保护。商标法最重要的目标是保护公众(消费者)利益。商标与消费者具有特别密切的联系,通过确保消费者免于被混淆、欺骗,才谈得上商标法的其他一切价值目标。[40]因此,在判断是否构成商标合理使用时,使用人使用商标的行为,是否引起消费者对商品、货物或者服务来源混淆或者存在混淆的可能性亦是一个关键因素。

 

四、完善我国商标描述性合理使用制度之构想

 

2001年我国《商标法》第二次修订以前,《商标法》并没有对商标合理使用问题作出具体的规定。最早在1999年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关于商标行政执法中若干问题的意见》第9[41]对不属于商标侵权行为作了明确的规定。2002年由国务院颁布的《商标法实施条例》中第49[42]进一步规定了“商标正当使用”条款,对叙述性商标标识的正当使用作出了规定。之后,2006年《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200668号)第19条规定了如何界定商标合理使用的构成要件及其行为表现,即商标合理使用应当具备以下构成要件:(1)使用出于善意;(2)不是作为商标使用;(3)使用只是为了说明或者描述自己的商品或者服务;(4)使用不会造成相关公众的混淆、误认。

 

从我国近年来的司法实践看,出现了越来越多有关商标合理使用纠纷案件,我国法院在司法审判中尽管没有直接用合理使用加以裁判,但是法院裁判的结果都表现出合理使用制度在我国已经普遍存在。如“水鸟被案”、“青岛啤酒案”、“四川灯影牛肉案”、“PDA案”以及“雪花案” “金华火腿案”、“汤沟酒案”等等。在联友卤制品厂诉柏代娣商标侵权纠纷案件[43]中,第一审法院和二审法院所作出的裁判恰恰是相反的。

 

司法实践中,商标侵权案件中,被告经常援引《商标法实施条例》第49条作为抗辩的理由。但是,不同的案件中被告使用的文字、图形、形式复杂多样,在商标使用问题上,《商标法实施条例》第49条判断是否构成合理使用仅仅是原则上的规定,实践中,针对商标描述性合理使用所涉及的不同类型的商标,应该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1.商品通用名称、标记

 

商标“第二含义”针对的是一个地名或一个说明性词汇、图形或或者符号,商标的“第二含义”商标总是和叙述性合理使用联系在一起。各国都要求描述性商标只有在通过使用获得第二含义之后才能获准商标注册。也就是说在没有成立第二含义商标之前,使用人在商标原本意义上的使用是合理的,不能被禁止。我国《商标法》第11条明确规定,经过使用取得显著特征,并便于识别的,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的可以作为商标注册。

 

判断商标是否具有显著性或者说该商标是否是已经成为通用名称、标志,主要还是取决于消费者公众的认识,应当以消费者是否将该标识作为识别商品、货物或服务的标志作为判断标准。一个不具有显著性的标志,可以经过使用获得显著性。同样,商标在使用中其显著性削弱,退化为了通用名称、标识,那么自然失去了商标的显著性,第三人使用商标当然是合法合理正当使用。因此,商标权人一方面应当密切关注对自己的商标淡化的情形,另一方面,如果自己的商标因使用不当而削弱、丧失了商标的显著性,则不能独占公有资源而排除或者禁止他人正当使用。

 

2.地名商标

 

对于地名注册为商标的立法规定主要体现在我国《商标法》第10条第二款的规定[44]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释义》的解释[45]。单从法条字面看,我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仅限于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使用了县级以下的地名作为商标法律并没有作出强制性的规定。但是,由于地名作为标志自然形态、地理区域的符号,本身是属于公共领域的词汇,具有公共性的特点,它实际上也是属于社会通用名称。此类商标的显著性较弱,如果县级以下的地名被商标权人注册后绝对排他使用,那么正当的公众利益就得不到维护。地名固有的自然属性决定了地名商标欠缺显著性,但是地名商标也是“第二含义”商标的适用对象之一,在长期使用过程中获得了显著性,产生了除其原意之外的新含义,消费者见到此地名的时候会自然地把它与某商品或者服务联系起来,那么,它就具有了商标的显著性和识别性了。

 

最高人民法院曾在2003年对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答复[46]中对于地理商标的合理使用给予了肯定[47],并且提出了几点判断的依据:一、使用人使用地名的目的和方式。使用人使用地名的方式是公众惯常理解的表示商品产地、地理位置等方式的,应当认为属于正当使用地名。二、商标和地名的知名度。所使用的文字,如果其作为商标知名度高,则一般情况下,相关公众混淆、误认的可能性较大;如果其作为地名知名度高,则相关公众对其出处的混淆、误认的可能性会较小。三、相关商品或服务的分类情况。商品或服务的分类情况,往往决定了是否需要指示其地理位置。四、相关公众在选择此类商品或服务时的注意程度。根据相关公众选择此类商品或服务时的一般注意程度,审查确认是否会因这种使用而对该商品或服务的来源混淆、误认。五、地名使用的具体环境、情形。在广告上为突出地理位置的优越而突出使用地名与在一般商品上、一般商品的广告上为突出商品的产地而突出使用地名往往给予公众的注意程度不同,产生的效果也有所差别。

 

因此,地名商标的使用必须是表明该商品的产地来源,善意正当地使用,不能引起消费者的误导或者混淆产品的来源。地名商标权人不能禁止他人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正当使用该地名来表示商品与产地、地理位置之间的联系。

 

3.描述性词汇、符号

 

描述性词汇、符号用描述性的语言传递了产品名称、属性、原料、功能、产地等说明产品的信息,其源于公共领域,属于公共资源。通常情况下为保护公共利益并不能允许其因占有商标从而被独占性地享有,绝对地排他。

 

判断商标使用是否构成合理使用,行为人主观的善恶的判断很重要,正如前文所述,第三人使用主观上必须是善意的,不存在不正当竞争或诋毁对方商誉的意图,并且不属于在商标意义上的使用,仅为描述自己或者指示商标权人的商品或服务。最后,无论是在商业性使用还是在非商业性使用的情况下,第三人的使用必须不得造成消费者的混淆和误认,不得侵害对商标权人的商誉或者构成对商标的淡化。这是尤为重要的一个判断标准。商标法的一切理论都是基于混淆和淡化,因此,如果第三人使用他人商标的行为产生了误导或引起混淆,或构成商标淡化,那么即将丧失合理使用的抗辩。

 

 

参考文献

 

(一)著作

 

[1][]阿瑟·R·米勒·迈克尔·H·戴维斯著、周林 孙建红 张灏译、知识产权法概要、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8年版;

 

[2]法国知识产权法典(法律部分)、黄晖译、商务印书馆1999年版;

 

[3]陈旭主编、法官论知识产权、法律出版社1999年版;

 

[4]郑成思、WTO知识产权协议逐条讲解、中国方正出版社2001年版;

 

[5]郭禾、知识产权法论、人民交通出版社2001年版;

 

[6]孔祥俊、反不正当竞争法新论、人民法院出版社2001年版;

 

[7]黄晖、驰名商标和著名商标的法律保护、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

 

[8]冯晓青、知识产权法理论与实践、知识产权出版社2002年版;

 

[9]刘春田主编、中国知识产权评论、商务印书馆2002年版;

 

[10]曾陈明汝、商标法原理、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

 

[11]李明德、美国知识产权法、法律出版社2003年版;

 

[12]卞耀武主编、当代外国商标法、人民法院出版社2003年版;

 

[13]崔立红、商标权及其私益扩张、山东人民出版社2003年版;

 

[14]程永顺主编:《商标权纠纷案件法官点评》,知识产权出版社2004年版。

 

[15]冯晓青等:《知识产权法热点问题研究》,中国公安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

 

[16]黄晖:《商标法》,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

 

[17]吴汉东:《无形财产权制度研究》,法律出版社2005年版。

 

[18]吴汉东等:《知识产权基本问题研究》,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

 

[19]吴汉东:《著作权合理使用制度研究》,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

 

[20]郑成思:《知识产权论》,法律出版社2006年版。

 

[21]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培训中心、中国工商报社主编:商标监管以案说法、中国工商出版社2006年版;

 

[22]文学、商标使用与商标保护研究、法律出版社2008年版;

 

[23]彭礼堂、公共利益论域中的知识产权限制、知识产权出版社2008年版;

 

[24]邓宏光、商标法的理论基础——以商标显著性为中心、法律出版社2008年版。

 

(二)论文

 

[1]张耕、试论“第二含义”商标、载现代法学/19976期;

 

[2]刘春田、商标与商标权辨析》,载《知识产权》1998年第1期;

 

[3]张今、论商标法上的权利限制、载《法商研究》1999年第3期;

 

[4]刘瑞霓、如何界定商标的合理使用、载《中华商标》2002年第3期;

 

[5]李娟、从“Playboy”公司诉“Terri Welles”案看商标的合理使用、载《知识产权》2002年第4期;

 

[6]武敏、商标合理使用制度初探、载《中华商标》2002年第7期;

 

[7]武敏、美国的“商标合理使用”、载《中国知识产权报》2002814

 

[8]傅钢、商标的合理使用及其判断标准——从〈商标法实施条例〉的有关规定谈起、载《中华商标》2002年第12期;

 

[9]朱谢群、商标、商誉与知识产权——兼谈反不正当竞争法之归类、载《当代法学》2003年第5期;

 

[10]穆健、从一起商标侵权案析商标权的限制与平衡、载《法律适用》2003年第6期;

 

[11]陈辉、刘瑜、地名商标的弱性保护与合理使用、载《中华商标》2003年第7期;

 

[12]汪泽、什么样的使用才是商标使用——兼评“OWEN”商标权纠纷案、载《中华商标》2004年第4期;

 

[13]牟乃桂、纪晓昕、商标合理使用及其相关法律问题、载《人民司法》20044期;

 

[14]施汉嵘、商标侵权的判定及法律适用、载《科技与法律2005年第1期;

 

[15]汪泽、论商标权的正当性、载《科技与法律》2005年第2期;

 

[16]陈丽娟 郑光辉、商标合理使用制度及其立法完善、载《福建政法管理干部学院学报》2005年第3期;

 

[17]邱进前、美国商标合理使用原则的最新发展、The Beach Boys一案评析、载《电子知识产权》2005年第5期;

 

[18]李琛、名教与商标保护、载《电子知识产权》2005年第5期;

 

[19]邱进前、美国商标法定合理使用原则——评KP Permanent Make-up Inc.V.Lasting Impression I,Inc.案、载《中华商标》2005年第5期;

 

[20]李虹、论注册商标商业性的合理使用、载《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2005年第5期;

 

[21]彭学龙、商标显著性探析、载《电子知识产权》2005年第12期;

 

[22]李琛、商标权救济与符号圈地、载《河南社会科学》2006年第1期;

 

[23]袁杏桃、试论商标权合理使用制度的建构、载《云南大学学报法学版》2006年第4期;

 

[24]冯晓青、商标权的限制研究、载《学海》2006年第4期;

 

[25]王莲峰、我国商标权限制制度的构建———兼谈〈商标法〉的第三次修订、,载《法学》2006年第11期;

 

[26]冯晓青、商标法中的公共利益研究、载《新疆社科论坛》2007年第2期;

 

[27]林静、我国商标的商业性合理使用制度的初探——对美国商标的合理使用制度的借鉴、载《科技与法制》2007年第5期(下);

 

[28]冯晓青、商标法利益平衡原理研究、载《知识产权研究》2007年第5期;

 

[29]邓宏光、论商标法的价值定位——兼论我国〈商标法〉第1条的修改》,载《法学论坛》2007年第6期;

 

[30]杜颖、地名商标的可注册性及其合理使用——从百家湖案谈起》,载《法学》2007年第11期;

 

 ()外文文献

 

[1]McCarthyJ.Thomas,McCarthy on Trademarks and Unfair Competiton,2005,4thed

 

[2]Lee Ann W.Lockride,When is a Use in Commerce a Noncommerical Use?Lousiana State University Law Center,July,2008.

 

[3]ChristopherD.Olszyk Jr, KP Permanent Make-Up, Inc.v.Lasting Impression, Inc.:An Analysis of the Fair Use Defens,Delaware Journal of Corporate Law, 2005,Vol.30.NO.3.p.863-884.

 

[4]The Psychologicl Foundations of Trademark Law: Secondary Meaning , Acquired Distinctiyeness Genericism, Fame Confusion and Dilution, New York University Department of Marketing; New York University Leonard N. Stern School of Business, April 2000. New York University Law Economics Research Paper NO.00-03.

 

[5]Graeme B.Dinwoodie Mark D.Janis,Lessons from the Trademark Use Debate,The University of Iowa College of Law University of Iowa legal Studies Research Paper, 2007,Number07-23,September.

 

[6]Graeme B.Dinwoodie Mark D.Janis,Confusion Over Use:Contextualism in Trademark law,The University of Iowa College of Law University of Iowa legal Studies Research Paper, 2007,Number07-24,September.

 

[7]William McGeveran,Rethinking Trademark Fair Use,University of Minnesota Law School legal Studies Research Paper NO.08-25.

 

[8]David W.Barnesand Teresa A.Laky,classic fair use of trademarks:confusion about defenses ,Seton Hall Public law Research Paper No.899781,Santa Clara Computer and High Technology Law Journal, 2004,vol.20,p.833.

 

[9] Baila H. Celedonia and Kieran Dovle:Statutory And Nominative Fair Use Under The Lanham Act. http://www.ipfrontline.com/depts/article.asp?id=13558&deptid=4

 

[10]Distinctiveness through Secondary Meaning.(trademark law), Plublished by Mondaq Business Briefing ,on 25-APR-06.

 

 

 
 
    (本文曾荣获 首届浙江律师论坛优秀奖、律师实务理论研讨会二等奖)

 

 


[1]李静:男,华东师范大学法学学士、浙江大学工商管理、法学研究生,六和律师事务所创始合伙人,专职律师。擅长于公司证券、并购与重组、建筑房地产、投资、金融保险等法律业务。

 徐子越:女,宁波大学法学硕士,六和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2] 刘春田:《商标与商标权辨析》,载《知识产权》1998年第1期。

[3] McCarthy J.Thomas,McCarthy on Trademarks and Unfair Competiton,2005,4thed.,§18.2.

[4] 黄晖:《驰名商标和著名商标的保护》,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第11页。

[5] 吴汉东:《知识产权法》,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231页。

[6] “在商业中使用(use in commerce),指商标以任何方式置于商品或其容器、或与其相伴之展示物或贴附其上之签条或标签上,若商品的自然状态不允许以上使用方式,则将商标置于与商品或商品销售相伴之资料上,且该商品需为商业性销售或运输。”引自曾陈明汝:《商标法原理》,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286页。

[7] 杨和义:《日本商标法的特点》,载唐光良主编:《知识产权研究》(第12卷),中国方正出版社2002年版,第462页。

[8] 译本见黄晖:《驰名商标和著名商标的保护》,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第440-441页。

[9]《英国商标法》第10条(4)中,将商标使用定义为这几个方面:1.把记号配用在货物或货物的包装上;2.为了销售而向别人提供或展示其货物时,把其货物送上市场或用作销售的贮备时都配上了这一记号,或者把这一记号用作推销或提供服务时的记号;3.把这一记号配用在进口或出口货物上;4.在商业文件上或广告上使用这一记号。

 

 

[10]“在商业活动中,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可以认定为服务商标的使用:(1)在服务场所内外标明其服务商标的;(2)在服务招牌上标明其服务商标的;(3)在为提供服务所使用的物品上标明其服务商标的;(4)在服务人员的服装、鞋帽及标牌、名片、名信片等物品上标明其服务商标的;(5)在服务提供者的财务账册、发票、合同等商业交易文书上标明其服务商标的;(6)利用音像、电子媒体、网络等平面或者立体媒介使相关公众认识到其为服务商标的;(7)其他在商业活动中使用服务商标的行为。”参见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印发京高法发[2006]68号《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民事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解答》。

[11] 汪泽:《什么样的才是商标使用——简评OWEN商标权纠纷案件》,载《中华商标》2004年第4期。

[12] 傅钢:《商标的合理使用及其判断标准——从〈商标法实施条例〉的有关规定谈起》,载《中华商标》2002年第12期。

[13] 吴汉东:《知识产权法》,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04年版,第89页。

[14] Baila H. Celedonia and Kieran Dovle:Statutory And Nominative Fair Use Under The Lanham Act,,Thursday, December 07, 2006, http://www.ipfrontline.com/depts/article.asp?id=13558&deptid=42009410访问。

 

 

[15] 穆健:《从一起商标侵权案析商标权的限制与平衡》,载《法律适用》2003年第6期。

[16] Distinctiveness through Secondary Meaning.(trademark law), Plublished by Mondaq Business Briefing ,on 25-APR-06.

[17] The Psychologicl Foundations of Trademark Law: Secondary Meaning , Acquired Distinctiyeness Genericism, Fame Confusion and Dilution, New York University Department of Marketing; New York University Leonard N. Stern School of Business, April 2000. New York University Law Economics Research Paper NO.00-03.

[18] 张耕:《试论“第二含义”商标》,载《现代法学》1997年第6期。

[19] 黄晖:《商标法》,法律出版社2004年版,第164页。

[20] 参见我国《商标法》第11条。

[21] 15 U.S.C. s. 1115(b)(4).

 

 

[22] AverySons v. MeikleCo, 81 Ky. 73, 90(1883).See also Amoskeag Mfg.Co.v.Spear,2 Sandf. Ch. 599, 606-7 (N.Y.Sup.Ct.1849)(Duer, J). See Christopher D. Olszyk Jr, “KP Permanent Make-UP, Inc. v. Lasting Impression, Inc.: An Analysis of Fair Use Defense ”,Delaware Journal of Corporate Law,2005,vol.30.NO.3.p.863-884.

 

 

[23] 案例参见http://www.law.uconn.edu/homes/swilf/ip/cases/zatarains.htm2009412日访问。

 

 

[24] 698.F.2d at 791 (5th Cir. 1983).

 

 

[25] 698.F.2d at 796 (5th Cir. 1983).

[26] 337.F.3d 1036 (9th Cir. 2003).

[27] 318.F.3d 900 (9th Cir. 2003).

[28] KP Permanent Make-Up, Inc. v. Lasting Impression, Inc., 543 U.S. 111 (2004).

[29] KP Permanent Make-Up, Inc. v. Lasting Impression, Inc., 543 U.S. 111 (2004).

[30] 110F.3d 234, 243 (4th Cir. 1997).

[31] 543 U.S. at 120.

[32] a)使用其姓名或地址;b)使用有关商品或服务的种类、质量、数量、用途、价值、地理来源或商品的生产年代或服务的提供年代,或商品或服务的其他特征的指示;中文译本参见黄晖:《驰名商标和著名商标的保护》,法律出版社2001年版,第431页。

[33] a)作为公司名称、厂商名称或牌匾,只要该使用先于商标注册,或者是第三人善意使用其姓氏;b)标注商品或服务尤其是附件或零部件的用途时所必须的参照说明,只要不导致产源误认。但是这种使用损害注册人权利的,注册人可要求限制或禁止其使用。

[34]1)将自己的肖像以及自己的姓名或名称、著名的雅号、艺名、笔名或这些的著名的简称以一般方法表示的商标;(2)将该指定商品或与此类似商品的一般名称、产地、销售地、质量、原材料、功能、用途、数量、形状(包括包装的形状)、价格,或生产加工或使用方法、时期以及与该指定商品类似的服务的一般名称、提供的场所、质量、提供场所用之物、功能、用途、数量、价格或者提供的方法、时期。以一般的方法表示的商标;(3)将该指定服务或者与此类似服务的一般名称、提供的场所、质量、供提供所用之物、功能、用途、数量、状态、价格或产地、销售地、质量、原材料、功能、用途、数量、形状、价格或者生产或使用的方法、时期,以一般的方法表示的商标;(4)对于该指定商品或指定服务以及与此类似的商品或服务惯用的商标;前款第(1)项规定不适用于在设立商标权注册之后,以不正当竞争为目的而使用自己的肖像以及自己的姓名或名称、著名的雅号、艺名、笔名或这些的著名的简称的情况。

 

 

[35] 只要不与善良风俗相冲突,商标或商业标志所有人无权要求禁止第三人在商业流通中:(1)使用其姓名或地址;(2)使用与商标或商业标志相同或近似的标识作为对商品或服务的特征或性质的标注,特别是对其种类、品质、用途、价值、地理产地或生产时间或提供方式。

 

 

[36] 国台湾地区的《商标法》第23条第1项规定:“凡以善意且合理使用之方法,表示自己的姓名、名称或其商品的名称、形状、品质、功用、产地或其他有关商品本身之说明,附记于商品之上,非作为商标使用者,不受他商品专用权之效力所拘束”。引自曾陈明汝:《商标法原理》,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3年版,第77页。

 

 

[37] 李虹:《论注册商标商业性的合理使用》,载《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学报》2005年第5期。

[38] 978 F.2d 947 (7th Cir.1992).

[39] 728 F. Supp. 1058 (S.D.N.Y. 1990), see Baila H. Celedonia and Kieran Dovle: “Statutory And Nominative Fair Use Under The Lanham Act,Thursday, December 07, 2006, http://www.ipfrontline.com/depts/article.asp?id=13558&deptid=42009419日访问。

 

 

[40] 冯晓青:《论商标法与保护消费者利益》,载《中华商标》2007年第3期。

 

 

[41] “(1)善意地使用自己的名称或者地址;(2)善意地说明商品或者服务的特征或者属性,尤其是说明商品或者服务的质量、用途、地理来源、种类、价值及提供日期。”

 

 

[42] 该条例第49条对此做了原则性规定,“注册商标中含有的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或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或者含有地名,注册商标专用人无权禁止他人正当使用。”

 

 

[43] 该案例来源于《最高人民法院公报》2005年第8期,第37-40页。案件的基本案情是:1989年句容市茅山镇农民柏某夫妇在茅山风景区开了一家“美味饭店”。柏某夫妇把茅山地区独特的家常菜“腌鹅”搬上了餐桌,兼作外售。2001年柏某开始出售印有“茅山老()鹅”、“茅山草鸡”字样包装袋的鹅、鸡腌制品。联友厂系20018月成立的私营独资企业。200211月联友厂向国家商标局注册了“茅山”文字商标之后,联友厂发现柏某制作的鹅、鸡腌制品外售包装上印有“茅山老()鹅”、“茅山草鸡”字样,遂向江苏省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商标侵权诉讼。镇江市中院判决被告柏代娣商标侵权,江苏省高院认为被告柏代娣使用“茅山”字样属于正当使用,撤销一审判决。

 

 

[44] “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不得作为商标。但是,地名具有其他含义或者作为集体商标、证明商标组成部分的除外。”

[45] “禁止我国县级以上行政区划的地名或者公众知晓的外国地名作为商标使用和注册主要是考虑到:这些地名一般只能说明生产产品的地方,而不能区分产品的生产经营者,因而不具有商标的区别功能”。 参见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编著:《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释义》,中国工商出版社2003年版,第58页。

 

 

[46]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对南京金兰湾房地产开发公司与南京利源物业发展有限公司侵犯商标专用权纠纷一案请示的答复》[2003]民三他字第10号。

[47]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52条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实施条例》第3条、第49条的规定,以地名作为文字商标进行注册的,商标专用权人有权禁止他人将与该地名相同的文字作为商标或者商品名称等商业标识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使用来表示商品的来源;但无权禁止他人在相同或者类似商品上正当使用该地名来表示商品与产地、地理位置等之间的联系(地理标志作为商标注册的另论)。

 

 

transfer prescription coupon link internet drug coupons

 

 

 

 

 

 

 

 

 

 

 

 

 

 

 

 

 

 

 

 

 

 

 

 

 

 

 

 

 

 

 

 

 

 

 

 

 

 

 

 

 

 

 

 

 

 

 

 

 

 

 

 

 

 

 

 

 

 

 

 

 

 

 

 

 

 

 

 

 

 

 

 

 

 

 

 

 

 

 

 

 

 

 

 

 

 

 

 

 

 

 

 

 

 

 

 

 

 

 

 

 

 

 

 

 

 

 

 

 

 

 

 

 

 

 

 

 

 

 

 

 

 

 

 

 

 

 

 

free prescription discount cards mha.dk free prescription drug cards
cialis manufacturer coupon 2016 cialis manufacturer coupon discount prescription drug cards
ataraxia francescocutolo.it ataraxone
naltrexone structure onlineseoanalyzer.com naltrexone for thyroid
ldn for autism naltrexone for alcoholism naltrexone for pain relief
naltrexone used for read naltrexone alternatives
naltrexone tablets naltrexone fda approval vivitrol for alcohol dependence
相关信息
·“一带一路”背景下企业跨境涉税法律服务创新研究 [2017/11/10]
·跨境电商运营及监管合规体系法律服务创新研究 [2017/11/10]
·房屋买卖中物权期待权制度的法律完善 [2017/11/9]
·我国上市公司反收购措施的法律分析与设计 [2017/11/9]
·企业劳动关系数据化管理中的常见法律风险防范 [2017/11/9]
·公司法人人格混同实务研究 [2017/11/9]
·破局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中承租人权益困境之探析 [2017/11/9]
·民间借贷中民刑交叉案件审理若干问题的探讨 [2017/11/9]
·浅析服务商标与服务工具的法律关系 [2015/9/11]
   
---关键词---: 无


主办:浙江六和律师事务所 Design By: E达天下  浙ICP备05016906号                 
首 页   六和印象   六和精英   六和业务   六和研讨    六和文化   六和诚聘 
地址:杭州市求是路8号公元大厦北楼20层  [
登陆入口
]  网站统计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181号